平機會現就檢討《歧視條例》進行公眾諮詢,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促請政府把來自內地的新移民納入條例保障範圍,以全面落實人人平等,並希望立法將種族仇恨及種族騷擾等行為列作刑事罪行。

老實說,現在受歧視的,似是港人多一點,我倒有衝動到平機會控告蔡耀昌逆向歧視。

先不說書展大陸人入場費較便宜這些「小事」了,蔡耀昌在記者會上舉的新移民受歧視例子,實在莫名其妙。

例如「即將升讀中一的新移民Cherry,在補習社上英文課時曾被三名中三學生,以不友善的眼光對待,每次碰面都會指着她來嘲笑,說她英文發音不純正」,學習英文是香港人的重中之重,有些家長情願小孩不懂中文也要逼他一歲開始串生字,英語不好被嘲笑,是香港人的「普世價值」,根本與是否大陸人無關。若果是說香港人譏諷大陸人的廣東話口音,這還說得過去,但英語不好被嘲笑?我想香港人被自己人歧視的例子更多,蔡狗怎麼不為港人申張正義,而為一小撮大陸人呼冤?

又例如「現職家務助理的新移民阿仁,就讀培訓課程時曾向導師發問,但遭拒絕回答。她稱自己在內地當兵九年,卻被百貨公司以缺乏經驗而不獲受聘。她稱有保安公司認為她無法說純正廣東話而拒絕聘請她。」

不能理解,當兵的經驗可以用在百貨公司麼?為什麼好像說得當過兵就可以在百貨公司工作?廣東話說得不好,當然難找工作,保安要應付顧客查詢,說不好廣東話怎樣勝任?酒店也不會請一個英語不好的人做Bell Boy,這是一樣的道理!

語言能力差,被嘲笑、得不到工作,你可以說這殘酷,但這是正常商業社會運作的法則,而且是不分港人大陸人都在遵從的法則。但在蔡狗和施麗珊眼中,一些很正常不過的事,就因為受害者是「新移民」,就變了歧視?這他媽的是什麼道理?

如果將事件的主角,換成了港人,因為說不好英語,被嘲笑,他有權告人歧視嗎?如果一個港人廣東話不純正不獲聘用,蔡狗會幫他嗎?還是一句「你去學好點語言吧」就打發了事?

大陸人一來港就可以領綜援、到名店可以拍照而香港人不能、可以隨地便溺而惡人告告狀,然後要說香港人仍然歧視他們,施麗珊不是要大陸人反思自己的言行,反要港人反思自己有沒有冒犯大陸人?這公道嗎?這合乎理性嗎?

最後,當蔡狗如願以償,《歧視條例》真的保障大陸新移民了,當新移民和港人在街上互罵,你一句「蝗蟲」,我一句「香港狗」,結果被控告的只有港人,這就是蔡狗希望看見的和平大愛香港?

我完全不能理解。

圖片來自《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