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文雋接受某大陸媒體訪問時,指中港「無論如何都不是一家人」,結果又惹怒了大陸人,斥為「不知道哪裡來的優越感」。

與其說香港人有不知那來的優越感,倒不如說大陸人不知從那裡來的自卑,將文雋的話解讀成「自大」,「看低大陸人」。

為了寫這篇文章,我特意看了文雋的訪問一次,當時主持人問的是:「你在什麼時候,在回歸之後真的是有陸港有一家人的感覺?」,文雋回答說:「這種感覺可能只是大陸人才有」,因為「香港人從小受的教育是另外一套」,所以「無論如何都不是一家人」。這段話的解讀,應該是香港人受的教育,成長的環境,遵從的社會制度都跟大陸人不同,既然思想行為都不同,自然不是一家人。

一個人若要證明他跟另一個人是否一家人,最膚淺的做法,是做DNA測試,但是誰都知道,「家人」的定義,不是這麼簡單。還要看大家是否共同生活,有共同語言話題,以至最重要的一點是:彼此到底是否相親相愛?否則,縱使是親生子女但如同陌路的事例,比比皆是。

這個道理,就等於問新加坡人和中國人是不是一家人一樣,這不是單單憑國藉血緣就能論定的,按理星洲人和大陸人都是華人,但是一方說英語為主、一方說普通話,彼此身處的環境相差太遠,縱使DNA相近,也不代表就是「一家人」。

即使說中國境內不同省份的人,他們也不一定認為大家是「一家人」,我偶爾有上大陸網上討論區的習慣,就常常看到有所謂「歧視」的帖子,例如湖南人就常常被嘲笑,北京人上海人就往往以他們的戶籍自傲,等等。可以說,地域一拉遠,差距就會發生,歧見也會出現,一條村子跟鄰近另一條村子,已經不能說是「一家人」,何況是相距千里的北京和香港?這些差異不是唱兩句《北京北角》就可以彌補的。

可是,大陸憤青看事情就是沒有那麼深入,單從字面解讀意思,就說人家看不起你了,有優越感了。這不過是言者無心,聽者有意,有些人自卑感作崇,聽到什麼話,都疑心別人在譏諷你、恥笑你,心中將之無限放大。說穿了,大陸人就是先看不起自己,才會這麼容易被觸動神經。

結果,人家明明無意侮辱你,你反而大吵大鬧,現在弄得好像你真的被人家看不起了,旁人看著看著,也開始覺得你們是該被看不起的,這下子你們如願以償了,高興了吧?

當然,一個不能讓嬰孩吃安全的奶粉、讓小孩在穩固的學校唸書、讓成人吃上無毒的食品的國家,確實也讓人自豪不起來。

文雋這個訪問其實已經相當給面子,談到中港矛盾,他說自己是既得利益者,不方便說話。

「不方便說話」自然不是指不方便罵香港人,因為港人從來是最好欺負的,看李力持和陳可辛,這些導演侮辱完香港人,還是沒事一樣。所以,在大陸發展了二十多年的文雋,內心對大陸人的所作所為和態度,是了然於心的,只是賺著人民幣,不好開口。

這樣的文雋,表面很圓滑,但其實他早把真話隱藏在其中,這個人倒真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