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病毒在七月尾突傳全球暴發,今次暴發的感染及死亡人數是歷年最高,而且病毒更有傳遍世界的可能性,故此至今仍是各界熱烈關注的話題。在全球關注和戒備的幾日後,香港因為首發一宗疑似伊波拉病毒而成為全球焦點,幸好最後報告是陰性反應(注一)而令香港人暫鬆一口氣,但香港政府理應受一教訓而趕緊戒備,衛生防護中亦在八月三日聲稱已有準備伊波拉隨時傳入(注二)。在半個月過去不夠,香港又傳出有疑似伊波拉病例?當然最後都是判為陰性反應,但事件出現得是否太過頻密呢?而事件頻密度的問題往後再談,而首先看看由《Protest Times》製作的一張比較香港和美國應付伊波拉的圖片:

圖一

衛生防護中心聲稱「已有」準備伊波拉隨時傳入,這個準備單純是心理準備嗎?看到圖中香港的應付措施,已經不是說要做到美國的程度(其實以此為標準也不為過),而香港應付伊波拉的措施竟然和平日處理日常病情的沒太大分別?而你竟說出這些就是「『已有』準備伊波拉隨時傳入」的表現?你說我不感到恐懼也是假的。對於疑似病例的預防措施又未能做到應有的外界隔絕,將病毒在期間散發到外界繼續蔓延,然後對醫護人員的保護措施又不足夠,將不必要的風險移至與病人近在咫尺的醫護人員,你估收得人工就一定要有理無理去「搵命搏」啊?就算要「搵命搏」都是要盡量的安全保障去以免這些不快要的風險吧?

在半個月不夠就發生兩宗疑似伊波拉案情,面對疫情的蔓延恐懼,當鄰近的澳門嚴檢西非入境者,香港還只是在派傳單?一件涉及到危害生命的高風險事件,竟然是用這麼兒戲的手法去處理,即使病毒沒傳聞中這麼可怕,香港政府的所謂處理措施也足以使病毒危機令香港人更為恐懼。作為國際大都市的香港,應變速度竟是如此的慢,應變手法竟是如此的粗疏,真是令人無法相信,但事實就是如此殘酷。明明是有能力做到的偏偏不做,以使「自求多福」已成為香港人應有的座右銘,政府不是有責任盡量減低居民在生活上所面臨的恐懼嗎?一個政府處理危機的能力極之緩慢和拙劣,使到自身居民不相任,理應早被推翻,但可惜香港政府從來不是為香港人服務,面對甚麼事都要走去尋求中共的指令才去行事,現時香港政治面對伊波拉的應變,雖我沒有任何實質證據,但我亦可以相信這是「滅港計劃」的一環。敵人面對危機,無視就是最好的方法。既不用沾污自己雙手,又可遠觀敵人的慘痛,猶如借東風天助我也。

病毒的蔓延,政府的無視,港人的恐懼,這已經能夠促使到香港人引發暴動。疫情散發,秒秒鐘都可以展現上天的生殺大權,今日難知明日事,今日可以告訴你是陰性不必擔心,繼續去過著安穩享受娛樂;明日可以告訴你出現陽性,恐懼化為你我可見的真實。香港人是擁抱現實的,面對即時的生命安危,多數港豬都會一瞬間變為聰明人,很快就會明白到真正的「自求多福」是甚麼。但如果港豬已被港共用這十多年時間去馴養得只想繼續沉醉夢鄉,也只能夠安坐等待香港被滅。

注一:伊波拉病毒入侵香港?虛驚一場
注二:衞生防護中心已有準備伊波拉隨時傳入
注三:尼日利亞來港男子 伊波拉病毒測試呈陰性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