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驚魂
(作者不詳)

我是一名夜間保安。因為工作的關係,經常要到凌晨1點才下班。有一次,當我乘坐巴士回家時,起初巴士上只有我一個。之後在下一個站,就有一名年輕男子上車了。他上車後,一屁股坐在我的前排。那名男子年約20歲,穿西裝,還拿著一個公事包。凌晨時份還有西裝友在街上一點也不奇怪,但他最令我覺得不尋常的地方是,他在咀嚼一根雪茄!你沒有看錯!是咀嚼,不是抽,就像小孩子吃香腸般咀嚼。他一邊觀望窗外的風景,一邊津津有味地咀嚼雪茄。雪茄在他的口中的咀嚼聲,就像鬼食泥的聲音,聽得我汗毛豎起。

所以事情都發展得如此突然,那名男子仿佛感知到我的恐懼,突然轉過頭來,直勾勾地盯著我。那雙眼睛是該死的全黑,沒有眼白,沒有瞳孔!更加令人可憎的地方是,他的眼神充滿了惡意和饑渴,仿佛他看的是一道菜,而不是我。

莫名其妙的恐懼侵入了我的身體,我的心臟跳得他媽的快,腸胃不自覺地抽搐,全身都起雞皮疙瘩,渾身顫抖。我腦海中只有想盡快遠離眼前這個詭異的男人的想法。
然後,他咧嘴一笑。

那個天殺的笑容恐怖得令我幾乎尖叫出來。雪茄的煙草渣夾雜一些棕色的汁液,覆蓋在他的牙齒上,濃烈的惡臭由口腔傳出,嘔心透頂。他的樣子實在太詭異了,我忍受不了,飛快地衝到司機旁邊的座位,緊抓著扶手不放。我由倒後鏡看到他仍然在咧嘴笑笑,邪惡的笑容多了一份嘲諷和愚弄。我知道他剛才是故意嚇我,把我像個孩子般嚇走,那一刻我感到既屈辱又懼怕。

遠離他之後,我的情緒稍為平伏下來,但我沒有把視線由他身上移開,擔心他會突然從後襲擊。嘲弄完我之後,那名男子再也沒有進一步行動,把頭轉向車窗外,繼續咀嚼他的雪茄。

巴士到了下一站,有一名年輕女子上車,坐在那名男人附近。不一會兒,那名男子竟然主動向那名女子搭訕。那名女子好像沒有留意到男人那雙詭異的眼睛,或是污穢的牙齒,欣然地談起來,我心中十萬個疑問。直到我下車時,他們仍然在愉快地交談,我隱約聽到那名男子問女子可不可以邀請到她的家。之後,我頭也不回便下車了。

這件事一次埋藏在我心中,直到近日我在網上看到BEK的傳說後,我的記憶如泉水般湧現。我很慶幸那一晚我可以安全無礙,但是我不禁擔憂那另一名女子的安危….

小編按:小編有一種直覺主角只不過是一名毒男,在巴士上不忿被MK仔欺負,事後MK仔又成功溝女,所以自我安慰說別人是邪惡的BEK。

我的朋友死了嗎?
(由網友PsycoticLandShark)

二個月前,我的朋友開始和我抱怨每天晚上都有一些「可怕的東西」在他家附近徘徊。事先聲明,我的朋友膽子一向不小,時常會一個人看恐怖片。但是這一次,他真的被嚇壞了,樣子都一天比一天憔悴。
每次他敘述那些經歷時,總是吞吞吐吐,含糊不清,以致我一直搞不懂他究竟發生什麼事。他好像說有一伙孩子經常在他的家外徘徊,捏造各種理由,如借電話、外面很冷等,哀求他邀請他們入屋。那些孩子的樣貌實在太詭異了,所以我的朋友每一次都直接拒絕了他們。

直到一星期前,他的意志開始薄弱起來。在「那些孩子」不斷騷擾下,他有點精神崩潰了。他頹然說下一次那些孩子出現時,會讓他們進來,無論他們想要什麼都好,總之讓事情痛痛快快地解決了吧。因為當時我為了應付考試,沒有注意到他話語裡頭隱藏著的危險性。

直到上星期,他整整一個星期都沒有上學,我才察覺事情有點不對。他的手提電話沒有人接聽,住處的電話又失靈。當我駕車到他的家,發現他的家裡空無一人,甚至連打鬥的痕跡都沒有。

有沒有人可以跟我說他發生了什麼事????我剛剛在討論區才知道Black Eyed Kids的故事。他遇到的是不是BEK????他還有沒有可能生存???拜託大家幫幫我!我現在真的非常害怕!!!!

筆者按:請及早關心你身邊的毒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