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那篇《學民蘇維埃思潮》刊出後,已經有人叫我「適可而止」。同時,我亦留意到文章惹起了網上不少的討論。不同的人對我或是那篇文章有不同的疑問、批評,我想在這裏回應一下。所以,這次來了個簡單的Q&A,希望可以解答一些問題。

大眾篇

Q: 你係咪真係前義工?定係你係五毛?
A: 我的確係學民前義工,2013年6月21日quit嘅,絕對唔係五毛,亦同任何親北京組織或其衛星組織無關。學民人大可同我相認,唔知我係邊個嘅可以睇番《致我們逝去的692》,睇完你一定知我係邊個。

Q: 咁點解要爆料呢?/仲有冇料爆?
A:文章開首已經講咗,有人太鍾意「喪事當喜事辦」,黑白是非不分,睇完報導我頂唔順先出文,目的只係想學民各位成員義工地行諗吓自己係咪真係仲要咁落去,亦都希望大家放棄對學民思潮嘅無謂幻想。我唔係為私怨,而爆料亦要適可而止,所以為咗顧全大局,我寧願先收下口,唔會再特別爆料,以免五毛借題發揮。

學民篇

Q: 學民已經好過泛民好多政黨啦/地行或者義工想博上位,點解學民思潮一定要成全佢地?
A: 學民講過反對大佬文化,自己又發展一套大佬文化,算唔算自相矛盾?而確保有新人上位係要確保組織嘅可持續性,同埋避免階級分野太明顯。仲有團體迷思嘅問題,主要成因之一就係三層式架構。篇文係批判充滿蘇維埃式「民主集中制」味道、黎汶洛好似好自豪嘅三層架構,唔係批判地行或者義工上唔到位。

Q: 你係咪當黃之鋒冇到?/點解要針對黎汶洛?
A: 無可否認,黃之鋒喺一啲問題上都需要負上一定責任,但係佢係唔係真係需要負上主要責任呢?而至於點解針對黎汶洛呢點,基於涉及機密方丈份人好小器,所以唔講得。

Q: 上市公司年報都唔會將帳目拆到太細嚟睇,你係咪有啲吹毛求疵?
A: 點解由明報獨家「公開」已經係一個問題啦,而且你點都要解釋「供應品」或者「其他開支」包括啲咩,文具設備兩樣嘢要分開等等。帳目本身係無乜問題,但係帳目係公佈畀公眾唔係公佈畀我,我知盤數無問題無用。

五毛篇

Q: 學民應該公民提名召集人!
A: 召集人不過係對外嘅public icon,唔算係最終決策者,就算公民提名陳淨心做召集人都無用,理論上都係聽成員話。不過,記得之前學民改選召集人,其實都係「全民提名全民普選」,只係「全民」係指學民成員啫。正常人都知道,全民提名係香港永久性居民嘅提名;如果應該公民提名學民召集人,咁係咪應該全人類提名香港特首?

Q: 學民思潮帳目係唔係有問題?
A: 學民今次公開帳目係好含糊,但係我又覺得盤數都係八九不離十。印刷唔淨只係單張,仲有banner,直幡等等,17.2萬我直頭覺得太少;供應品我唔知係咩嚟,但係如果係講街站物資都的確用唔少;大聲公一個都千幾蚊,加埋文具、電腦、電器之類10.4萬差唔多。我從來都只係講公開方式問題,唔係講帳目本身嘅問題。

Q: 學民思潮成員必須披露個人帳戶!
A: 膠都費事俾。

如果你在這篇文章找不到答案,你可以在下面發問,我也許會回覆你,當然也許不會。

作者:畢氏絲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