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筆者看到以色列連日來對加薩滅絕人性的侵略行為,所以想和大家分享接下來的照片。這些照片背後並沒有嚇人的故事,只有赤裸裸地呈現出戰爭對人類心靈的摧殘,對人類尊嚴的踐踏。

無盡轟炸的前線

「Shells Shock」,中文名稱是炮彈休克症。這種怪病源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患者通常是在戰爭中存活下來的前線士兵。普遍認為「Shells Shock」罹患成因是前線士兵長期身處在太量炮火轟炸的環境下,神經系統長時間承受強烈的刺激,最終使神經系統產生嚴重創傷。

患上「Shells Shock」最奇怪的地方是,縱使患者頭部沒有受到物理性創傷,卻仿佛受到嚴重腦震盪般,出現對外界失去反應能力,做出失常的行為,或無故驚恐等症狀。典型的表徵要麼是空洞的眼神,就是失控地獰笑。他們就像活死人般,雖然仍有心跳,但已經沒有靈魂了。

在發現「Shells Shock」初期,一般科學家把它歸咎於物理傷害。但是現在,大部份科學家已經斷定「Shells Shock」為神經性疾病,但詳細成因仍然不明。

下面兩幅照片均為患上「Shells Shock」的士兵。前一幅是著名戰地攝影師Don McCullin 的作品,後一幅則來源不明。

10509491_269731949887451_4247506666501125737_n

10525755_269732383220741_7490548578900435099_n

「他們活下來但早已死去」

最早有關於「Shells Shock」的記載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在1914年的「馬恩河會戰」,有一則廣為人知的傳言: 在戰爭時,你會看見很多士兵們站在戰壕裡,保持戰鬥時各種姿勢,拿槍瞄準遠方,用望遠鏡偵查,死守戰壕入口等,但實際上他們全部早已死去多時…

在1916年出版的《戰爭時間史》亦都描述了「Shells Shock」:他們(Shells Shock 患者)和活人是如此相似,擁有活人任何的細節,以至周圍的士兵還會和那些死人說話——直到他們發現那些人已經失去靈魂。

因為患上「Shells Shock」的人的行為是如此詭異,他們就像一個失去靈魂的木偶,或是像俗語說「三魂不見七魄」,以致即使是醫生,都不禁落下一個不太科學的推斷:傷害是爆炸本身做成,而不是炮彈本身。在爆炸的瞬間,有一股看不見,黑暗的能量穿透過患者的大腦,造成一種創新,奇獨的傷害。

「Shells Shock」在現代戰爭

直到現在,「Shells Shock」仍然有在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但是,隨著科學發展日新月異,對「Shells Shock」的了解比過往深入。發現其實許多前線士兵都有不同程度的「Shells Shock」,輕微的只會思維混亂,短暫失憶,頭痛等,只有少數極嚴重的個案才會出現對外界失去反應,失去日常生活能力等。但只要透過適當的神經治療,患者仍然有機會痊癒。

筆者按:筆者不是那些樂觀主義者,認為可以有永遠的和平。但戰爭對人類的禍害深遠,人們應該盡力避免,更加不能像以色列般轟炸平民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