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筆者打開報紙,看見明報以幾乎一整版版面報道學民思潮。筆者作為2013年6月退出學民的前義工,看到報道卻只有憤怒:學民不但沒有汲取教訓,反而對存在的問題反過來說,好不自豪,看起來甚至有中共「喪事當喜事辦」的影子。

首先這次明報獨家公開學民帳目,公開的帳目如下:

20140807185120_001

《明報》標題黨式報導上年度的財政報告已不在話下,但黎汶洛以學民駐高登打手鑊花飛「無義務無責任公開」的論調,把公開學民帳目說得像皇恩浩蕩:

 

「學民按《社團條例》註冊,法律意見指帳目只需交學民會員大會通過,故過往沒刻意公開帳目,今次因應查詢並經成員同意後交代。他強調,過往每次籌款後均公開交代籌款數字,做法遠多於法例要求,以及比其他團體透明。」

 

但是學民思潮忽略了,法律上沒要求公開,並不是「無義務無責任公開」。先不談學民多次承諾會公開帳目,市民捐款前後都有權知道捐款有什麼用途,或已經用於何種用途上。法律上毋須公開,不可能當作不公開的理由,尤其連民建聯都有公開帳目(雖然是法例要求,而且真確性成疑),學民說得自己像恩主一樣,並不會讓不公開帳目變得合理化。此外,現在公開的帳目是明報獨家提供,即使是學民思潮的Facebook Pages都沒有此報表;明報亦將此報道設為訂戶專享,即沒有付費買報紙或訂閱明報電子版的普遍大眾,都只能從學民思潮的Facebook Pages上轉載的字海中做閱讀理解。這種「公開」,不如罷了。

 

此外,這份報表實在是含糊不清。以我所知學民思潮一直以e-print作印刷商,而學民每次都彩色印刷。以一年的印刷量估計,17.2萬印刷開支是十分正常,但公眾不會知道。還有,學民在2012年10月至2013年6月期間是租用富德樓作辦公室,月租500至1000左右,到底如何得出2萬這個數目呢?我當時作為前義工,當然知道其餘租金應該是來自2012年11月前學民租用迷你倉的租金,但公眾如何知道呢?還有,「供應品」是什麼?「設備」是甚麼?「其他開支」又是什麼?是報銷的士錢還是租賃貨車?「捐款」又是捐給誰?如果說不清楚,東方太陽文匯大公之流質疑起來,怎麼辦?

 

明報這次亦報道學民思潮的內部架構。自我退出學民思潮至今,學民的架構並沒有甚麼大改變;但是學民又一次「喪事當喜事辦」,把三層式架構這種壞制度當好制度來自我吹噓:

10458549_806378946061180_2553844678204548533_n

「黎(汶洛)表示,2012年反國教科期間,除設財務委員會管錢,並無具系統的管理架構,直至當年9月反國教科運動結束後,才設立目前的3層架構,包括按立法會選舉設5個地區行動組,並招募同學加入,定位是「學生壓力團體」……至於為何學民設3層架構,黎解釋,過往曾有外表年長、自稱中學生者申請加入學民,但學民按對方提供的學生證向校方查問,學校稱無此學生,令他們懷疑對方企圖滲入做卧底;加上過往有同學抱『追星』心態加入,而非投入行動改變社會,因此設立3層架構,防止卧底滲入組織和鼓勵同學積極參與學民行動。

 

以我記憶,學民有義工的日子,是早於2012年6月,而且當時的學民仔已經是第二代,其後該批義工全部都晉升為成員。到2012年七月尾,學民再引入逾500名義工,是第三代學民仔,現在他們仍然有不少仍未晉升,亦有不少已經退出,或是因為沒有Renewal而被剔出。義工當時已經沒有決策權,而且在2013年6月前,只有一人能晉升為成員,那人更因內部權鬥而被解除成員職務(即踢走)。而第三層的地區行動組,則在2013年的「重整期」引入,是第四代學民仔,至今已有四期地區行動組組員,連曾經退出學民的學民思潮前成員兼創辦人林朗彥也是當中一員。

 

我不知黎汶洛到底是真心不知道還是講大話成性,但是要說避免滲透,倒不如說是方便管理。當時設立義工制度的原因,正是因為申請加入的人實在太多,但不可能讓全部人參與決策,所以才以義工為名目,動員這些滿腔熱誠的學生。至於地區行動組,先不談義工要待會議上質詢才知悉其存在;據義工會議上的解釋,設立目的亦是差不多,避免滲透完全不是設立義工或是地行的主要原因,充其量只是其中一個作用。

 

實話實說,方便管理都是太美化了三層式架構;根本只是要設立階級,鞏固權力。這種階級制度,地區行動組晉升機會很低,而且只是聽從命令,幾乎是「容不下半點個人意志」。此外,組員在與組織同步後,晉升到義工都已經不會有新穎的意見。義工方面,由於沒有實質決策權,所以意見只是讓成員參考;即使義工的權力比我還在學民的時代已有提升,但成員才是決策者。成員呢?我所了解的是,由於舊人流失,新人又一早在地區行動組或是義工階段和決策者同步,加上「團體迷思」現象,所以很多時都是舉手機器,為黎汶洛的建議抬轎。而三層架構,除了令義工或是地區行動組更易控制,也令他們不能輕易「作反」。

 

看來,學民思潮並沒有從歷史中得到教訓;而「團體迷思」現象已經解釋了為甚麼學民將公開帳目視為皇恩浩蕩。不幸地,學民裡的團體迷思現象,更發展成蘇維埃式的民主集中制,儼如中共一樣:黎汶洛現在幾乎把持了學民思潮,我相信就算要推翻他都會有一大堆成員義工為黎汶洛抬轎。我不欲追究誰設立這種制度,但我只希望學民認清自己的問題。希望大家謹記誠如初衷,不要重奪政府後又將蘇維埃式的「民主集中制」帶入香港社會。

作者:畢氏絲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