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留意時事政治的朋友也會時有聽聞什麼「背後的計劃」,「兩國之間的世仇」。偶爾就總會有一兩位朋友滔滔不絕講出什麼「陰謀背後」,或是某國的醜陋。整個討論由簡單的衝突分析也漸轉成一錘定音,鮮有精闢見解,問到細節位,他們總會引用某網上電台的主持人話語、閃爍其辭,甚至誤解神秘學的重點思想。小弟想回應早前一文:《 神秘學不是追求戲劇性 》 ,並以收聽網上電台的經驗和自我研討的心得,向大家分享。

神秘學說難有一門完整系統,難免以訛傳訛

神秘學,其實,經不少網站,已明確指出就是 study of hidden knowledge. 本來學問、或知識,就是一門嚴謹的邏輯系統及科學試驗去推證的 know-how。由於神秘學的知識被極少文獻記載,大多因為「唔講得」的政治理由,只可以口傳告之。但時至今日,網絡發達,愈來愈多人參與研究。加上,好奇心與多疑作崇,漸漸有人藉導論神秘學說去創立網台,加入討論。問題就是,不少人放工後開台收聽照單全收。聽眾的偏聽,資料的不完整,主持的立場取態、以致網台上解釋神秘學說如卡巴拉生命之樹、數字學、等等,就難以詮釋。有些節目更指出什麼政策就是其他國家的陰謀,便人嗤之以鼻。即使有不少英文網站詳細記載,也難讓讀者明白。

神秘學從不神秘,只是傳統文獻中的 Hidden Message

神秘學說中一個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影響世界的共濟會、光明會。很多人都會誤解共濟會、光明會原是一個團體,由小組討論形成。其實細心研究西方歷史,就可以知悉整個來龍去脈。小編曾撰十字軍東征的另一面 – 聖殿騎士團,指出逃亡的十字殘軍就是共濟會的前身。光明會即是以前受羅馬人逼迫的猶太人,從商借貸 (當時商人、大耳窿社會地垃低下) 。光明會未正式成立前只是教廷異端 (Heresy)的存在。他們的一小教徒自稱獲得上帝特別光照啟蒙,反對三位一體的上帝崇拜主張,
14世紀拜占庭帝國的「赫西卡派」(Hêsukhia),15世紀起源於西班牙的加爾默羅會和方濟各會修士中的「阿隆白郎陶斯派」(Alumbrodos)就是前身。中古時期是因為興建教堂的石匠需要資金支持,那猶太人便借貸謀利,形成合作夥伴。當然,十字軍雖有部分將領拜魔鬼,但大部分人都是誠心向一的基督徒,所以他們大部份是尊敬上帝的。

光明共濟兩大陣營的對立

1717年6月24日,英國各集會所指派代表,聚集在倫敦,決議設立「大會堂」(grand lodge)。但當時的會員除了石匠外,還包含各行各業的人士,最後大家共推安東尼謝爾為「大師傅」,領導英國的近代共濟會,主張促進和平、友愛、平等,強調社交、親睦以及個人道德的提升。就這樣,十字軍的後裔成立了共濟會的初期團體。1776 年, Adam Weishaupt 正式創立,入面的 Order 主張推翻教會和國家的一切權力機構,恢復原始的自由平等,而不是主張透過民主選舉同埋議案表決去奉行自由平等。1777年去了 Munich , 舉辦 Masonic Lodge “Theodor zum guten Rath",以太陽為例子,主張用 knowledge 去啟蒙人民。Order 第一句就是指出 : 「只有透過建立一個公社,擺脫腐敗的政府同埋宗教,先可以建到人類種族的最高完美狀態。」。自此,為了完成 Order,滲透共濟會的核心團體,左右美國獨立、法國大革命。美國第三任總統 Thomas Jefferson 曾經滲透 英美共濟會堂 Scottish Rite 曾為 Weishaupt 護航 ,指出他一生受宗教霸權所害,要隱密行事、完全互信同志。在1847-1848年 的 Karl Marx為共濟會高層的光明會會員,起草和推出<<共產黨宣言>>,主張拒絕私有產權,以階級鬥爭走向自由共享的原始社會。因此,時間日久,就產生了共產主義、資本主義之間的對立。

以上只是其中一例,去說明,神秘學,其實都是可以用傳統學術的邏輯考證,可以詮釋的。當然,神秘學更包含了不少未經嚴謹科學實證的專門,如靈性治療、密宗、卡巴拉‥‥‥等等。只要開明兼聽,多方考證,神秘學就自然不再神秘。有朋友認為「神秘學=維穩」,其實只是一小撮持有既定政治立場的主持人大篇幅主導節目討論。這無異欠了對聽眾、嘉賓的一份尊重。我們平日百忙抽空收聽,不需要嘩眾取寵的驚世陰謀,只需要了解現今的「大 Picture 」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