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7日,馬來西亞航空MH17班機途經烏克蘭東部時,被親俄羅斯武裝份子以山毛櫸地對空飛彈擊落,全機共298人悉數罹難。馬航事故之於荷蘭,比911恐襲之於美國有過之而無不及。近1700萬人口中,有193名國民罹難。與911恐襲每109,000人有一名美國國民遇害相比,按比例每87,000名荷蘭人便有一人遭親俄羅斯武裝份子殺害。礙於不少歐洲國家依賴俄羅斯輸送的天然氣,他們現在充其量只作打不到痛處的經濟制裁。而剛好一百年前,同樣在仲夏發生,奧匈帝國的行弒事件卻成為改變世界歷史方向的臨界點,將長久積累的矛盾仇恨引爆。

 

執筆之時,馬航事故已逐漸消失在西方傳媒的焦點報道下。荷蘭雖然已就此戰爭罪行展開調查,惟國際法所限,由於烏克蘭及俄羅斯均不是國際刑事法院的締約國,該法院將無法在聯合國安理會所有成員一致同意下展開訴訟,更何況俄羅斯有絕對的否決權。在普京的庇蔭之下,親俄羅斯的武裝份子依然能夠在烏克蘭國境內肆虐。

 

遠在東亞,華文媒體對此等戰爭罪行報道的水平令人側目。自普京揮軍佔領克里米亞以來,將受過俄羅斯軍事訓練的武裝份子稱為烏克蘭叛軍有之﹑反對派有之,將俄羅斯的角色抹去。中國作家韓寒說過:可以不為自由而戰,但不能為高牆添磚。空難後,傳媒廣泛指出MH17取道持續交戰的烏克蘭東南部航道不當,只突顯其對軍事知識的不足。馬航客機當時是在飛行高度33,000呎高空的航線上飛行,亦即被防空導彈擊落時是在安全的高度以上飛行,遠超現時肩托式防空導彈的攻擊範圍。更何況山毛櫸導彈系統必須經由多名專業軍事訓練人員,輔以指揮車及雷達才能準確擊中目標,試問華文媒體所述的「叛軍」何以能受過如此專業訓練?

 

百年過去,世界並沒有像歷史學家Francis Fukuyama在冷戰結束後預言一樣,走向歷史的盡頭,從此人類一勞永逸地解決了極權,像童話故事一樣快樂地生活下去。人民反而忘掉歷史,對外邊世界麻木,甘於無知。二十年來的輕敵,卻讓極權得以滋長,戀棧權位的領袖為達自私的欲望,最終將威脅人類文明的發展。馬航事故,雖然沒有令局勢升溫至劍拔弩張的程度,但西方人民將重新思考國家的綏靖政策,因為正邪之間從來不應有灰色地帶。縱使今天的法律不能制裁這些戰爭罪犯,History will hold them accoun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