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大概這個時候,都是大學生去Grad Trip的熱門時間。筆者的幾個準本科畢業朋友,也緊隨港人出遊時的一個「例外公事」,在登機閘前的告示版下打卡合照,不約而同地到澳洲展開他們的畢業旅行。難得有朋友來到澳洲,筆者當然要盡地主之誼,充當嚮導。

筆者不才,當與我同屆中學畢業而又入到大學的同學大多都在今年畢業,我還在澳洲一大學修讀學位中。我也沒有什麼好怨的,朋友大學畢業乃是人生一大重要時刻,我也替他們高興。

這批來旅遊的朋友,本身跟他們不是太熟絡,但就是因為今次嚮導與遊客的關係使我們拉近了。這幾天我們之間的談話比起過往加起上來還要多,普通朋友也像變成老朋友一見如故般。

筆者身處的城市南澳省首府阿德萊德(Adelaide),在人口、經濟活動上比起澳洲其他主要城市如悉尼(Sydney)、墨爾本(Melbourne)、柏斯(Perth)等要小。高樓大廈少之有少,市內也沒有一條高速公路穿梭主要郊區;晚上到了六、七點,除了唐人街外,街上的行人「十隻手指都數得晒」。難怪我的朋友一見到我,就急不及待地說:「喂,你依度真係十足一個鄉村咁喎。」我不以為然。四年前我第一次踏足阿德萊德,感覺也跟我的朋友一樣,看不慣這裡的人與物。大家都來自香港,習慣了焗促的環境,習慣了一離家很快就有公共交通工具,習慣了晚上一下樓附近必定有食店可以「醫肚」。但到了這裡,才發現跟香港是天壤之別。

來了四年,什麼都習慣了,但我朋友才來了一天,當然是有一點抱怨的。早在前幾個月他還計劃行程的時候,我已經警告他阿德萊德沒有什麼特別好看,如非必要也不要來。怎料,他堅持要來,為的是來看看我這個朋友,這令我感到有點受寵若驚。我曾提議他預留多一兩天給阿德萊德,那就可以去比較遠一點的地方,如袋鼠島 (Kangaroo Island)看看澳洲獨有的生態環境,又或者弗林德斯山脈(Flinders Ranges)遠足探險。然而由於他的行程安排緊迫,在再三思量下最終也抽不出多一兩天。

三天的行程很快就完結。他總結:「無特別野睇、無特別野行。唯一難忘就係嗰晚中式晚餐白飯任裝。」噢,他是說第一天夜晚我帶他到唐人街那一間餐館。看來,在澳洲最可取的是中餐館「白飯任裝」這個規則。是的,你沒有看錯。這裡點飯不是用碗數計算,而是以人頭計算。侍應會端來一筒白飯,當吃完筒內的飯後,我們是可以再加添的。當晚,他大口大口地吃飯,我就不難估到他有多少天沒有正正式式吃一頓飯了。據他事後說,為了省錢,他到阿德萊德前十幾天的行程沒有吃過白飯,吃的都是很簡單的食物,如買了一大堆蔬果煮成菜湯,更不要說有肉類「落肚」了。年輕人就是這樣,大家的畢業旅行都是在緊縛的財政限制下展開,寧願省吃儉用,也要去多上地點遊覽,做backpacker。

在機場送機,他們將會去紐西蘭繼續他們的行程。而我,也就準備大學新學期的開始,新一輪的挑戰隨之而來。望著他,我有一絲羨慕。揹著背包周圍闖是多麼的自由。我也很想去紐西蘭,聽說那兒是觀星的好地方,聽說那兒的風景很壯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