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於2011年初,高登討論區「巴打」為流行曲〈富士山下〉譜上新詞,名為〈蝗蟲天下〉(1) ,當時已為市民廣傳,累積點擊次數已過百萬。歌詞開首一闕已經點題:

蝗蟲你的確欠打 巴士港鐵小巴
餐廳酒店商舖內亂叫喧嘩
難道你不覺醜嗎 街邊點煙踎下
跟手比個蘇蝦將金滿地灑

整首歌詞內容描述了中國人來到香港後的種種醜態,包括: 隨地吐痰、便溺、搶購奶粉、住醫院走數 (沒付帳就離開公立醫院)等等。後來,2012年2月,一眾「巴打絲打」更集資在報紙刊登全版廣告,譴責中國人搶奪香港資源,包括雙非人來港生子之行為,令香港僅有的資源進一步被剝削。廣告一出,不單惹來一班「大中華」左翼人士指責,而時任平等機會委員會 (下稱平機會) 主席林煥光亦呼籲港人,「面對當前社會情况,保持寬容和理性。」

後來,因本港孕婦多次遊行抗議床位被雙非人霸佔,無法預約床位,政府出口術實施公立醫院雙非零配額;之後,市民多次組織活動抗議中國遊客來港搶購奶粉,政府又急忙推出「限奶令」。儘管政府在市民多次行動抗議才實施行政措施,然而,中國人畢竟很會在空子裡鑽。在床位、奶粉被侵佔後,又到跨境學童與本地學童競爭學位。2012年那個廣告,何曾誣衊過中國人?

2013年乃「自由行」於香港實行十週年,是年3 月,周一嶽醫生接替林煥光任平機會主席,是年9月有議員及市民於本地及台灣報紙刊登要求「源頭減人」,即必須由香港收回單程證審批權,當時周一嶽回應此事時指出:「任何對某一人士的背景作出中傷的言論,都構成歧視,雖然現時的法例並未有針對新來港人士的保障,但有關歧視言論有必要受到譴責,尤其是公職人員和議員,不應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 [2]

近年,隨愈來愈多中國遊客來港,香港不單傳統遊客區被嚴重侵佔,連日常的交通工具亦常見拖篋人士的蹤影,「自由行」及其後於2009年於深圳推出的「一簽多行」,令北區水貨情況甚為嚴重。自從2012年9月市民發起多次「光復上水」行動,也曾逼令政府聯同警方及海關等進行一連串拘捕行動,但是,這些行動只是雷聲大雨點小。水貨客已經令北區多條街道變成水貨店,而週圍都是操普通話的中國人,而非香港人了。

說到這裡,仍然會有左翼人士要香港人包容雙非人、水貨客、跨境學童,當他們隨處拋棄垃圾、大小便,左翼人士說這些是「文化差異」。筆者也曾撰文,闡述英治時代的香港如何從衛生環境惡劣的城市,經過幾十年的努力演變成今日的文明城市 [3]。今時今日,身為醫生的平機會主席竟然將漠視公共衛生說成是「文化差異」?

執筆之時,香港又有離奇事情發生,《南方都市報》於本年七月中大篇幅介紹香港公眾泳池 ,大讚收費廉宜且水質佳[4]。令近日接連有多個中國旅遊團來港專程到本港公眾泳池暢泳。根據本港救生員公會發言人指,部分遊客並無換上泳裝便下水,有些更是穿著「胸圍」或T恤便游泳。有本地博客倫爺根據本港康文署公布有關泳池因嘔吐物或糞便而要關閉的數字作了圖表分析[5] ,指出今年截至7月為止發現嘔吐物或糞便而要關閉清潔的次數,已追及2013年全年的數和,而從今年的數據,可見北區泳池是重災區。事發後,已有議員及市民到各區泳池抗議,要求政府 「盡快取消深圳戶籍一簽多行 根治問題」。而救生員工會亦於8月5 日發動罷工,以抗議遊客湧港令人手不足的情況加劇。

當香港市民被中國旅客在衣食住行等方面入侵,平機會竟於此際宣布就「歧視條例檢討」展開為期三個月的公眾諮詢[6] ,是次諮詢涵蓋多個範圍,包括希望市民考慮是否應將法例保障範圍,擴至國籍及公民身份的歧視,為新移民及遊客提供法律保護。若以上範圍加進條例去,將來香港人不得查明遊客或新移民的來源地,因為這樣亦會觸犯《種族歧視條例》。請問在日常生活中,有可能完全不查詢某人的公民身分或來源地嗎?

根據香港法例第602章第8條《種族歧視條例》,已明確界定何謂種族歧視。任何人是否永久居民、來源地是哪地方,「並不構成基於某人的種族、膚色、世系、民族或人種而作出的作為。」[7]

平機會將有關範圍加進《種族歧視條例》,明顯與香港法例條款不符,到底平機會要擴大條例的涵蓋多個範圍,目的是消除歧視抑或加深港中矛盾?如果中國人與香港人是兩個族群,那修訂條例是否變相承認香港人自成一民族、自治區抑或實然國家呢?

平機會在歧視香港人嗎?

 

[1] 〈蝗蟲天下〉Youtube 版本

[2] 周一嶽言論

[3] 白蓮達: 〈保持香港清潔如何顛覆「文明」的定義?〉, 《動向》雜誌第345期。

[4] 《南都》

[5] 博客倫爺的圖表

[6] 平機會「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新聞稿

[7] 《種族歧視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