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1107

圖為已停用的葵涌焚化爐。

 

香港垃圾處理問題爭議日久,可持續發展委員會上月底開會討論垃圾徵費公眾諮詢結果,又被環保團體質疑扭曲公眾意見。

 

據「蘋果」報導,公眾諮詢收到的5,000份表格有八成回應市民住在有物業管理的樓宇,當中逾五成支持「按戶隨袋」式的按量徵費,僅三成多支持按幢收費。雖然逾半意見支持按量徵費,但作為顧問的生產力促進局稱減廢效果參差,配套和居民意識不足等理由,建議先按幢徵費。

 

「居民意識不足」竟然可以是政府漠視民意的理由,難怪政府在各個範疇的公眾咨詢也被批評為假咨詢(政改,東北發展等等)。想當然,一個決策自不可能「滿足七百萬市民要求」(近來官員經常以此回應市民或傳媒對政府在各範疇漠視民意的指控),可缺乏理據和說服力的說辭才是推行政策的最大阻礙。例如像石鼓洲興建焚化爐事件。

 

2012年長洲居民就環保署在石鼓洲興建焚化爐的決定提出司法覆核,指環保署署長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和所批出的環境許可證,並無依法配合生態發展(影響附近的江豚)和考慮對附近居民健康的影響。

 

2013年,法院宣佈政府勝訴,輿論上卻普遍同情居民,居民指石鼓洲相距長洲只五分鐘船程,擔心現時香港廢物分類處理不完善,連未經妥善處理的有毒物質都送往焚化,會嚴重污染環境,關於附近居民可能將會受到焚化爐產生的有毒氣體如二噁英侵襲,政府只回應說:「石鼓洲有七成時間吹東北風」,意思是對長洲影響不太大,顯示官員毫無誠意保障市民健康,更遑論「依法配合生態發展」。

 

2014年,立法會工務小組在五月通過政府申請182億元興建石鼓洲焚化爐的撥款議案,顯然又是建制派盲目保皇不借與民為敵之果。

 

遺憾的是,香港庸官為保其行政效率和政治目的(為保持行政主導地位),往往以恐嚇作為手段以推諉市民的合理要求或質疑,卻又未見得能提出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一味擺官威。就垃圾處理問題,我們常常聽到像「不把堆填區擴建(或不建焚化爐)就會爆煲」的說法,令市民仿佛只有「非此不可」選擇。

 

外國其實早已研發以垃圾供電的改良垃圾處理方法,很多「垃圾」只要作適當的分類處理,馬上就能投入「再造」,從而「減廢」。這些筆者於孩提時代已視為常識的東西,政府官員和立法會也多次外訪考察歐洲、台灣、南韓等地有關更為優化的垃圾處理方法,今天卻建議我們繼續沿用最原始,也就是最浪費最不環保的堆填和焚化方法,豈不反智之極?

 

政府把持立法會足夠票數,強行通過所有具爭議且不合理的議案,已經是被多次經驗證實的事實,是以政府往往能在民意強烈反對的情況下霸王硬上弓(像石鼓洲焚化爐)。試想像當擴建的堆填區和新建的焚化爐用量再度飽和時又怎辦?難道又再無止境擴建?如此而為只是將問題拖延而非解決,解決了的只是他們管治危機的燃眉之急而已。

 

愈遲正確面對如垃圾這樣的問題,市民所付出的代價將會愈高。即使議會內民意不彰,市民仍有很多空間盡其義務,注意和自覺改善日常生活習慣之餘,市民應避免受政府恐嚇式言論影響,支援抗爭運動才能迫令政府正視民意,聞說將軍澳居民計劃舉行某形式的佔領行動反對將軍澳堆填區擴建,市民不應如以慣常的「各家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態度視之,畢竟垃圾處理問題乃港人共同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