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香港人感到自己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因為自由行,小店沒有了,舖租貴了,連帶所有消費都貴了。之後原本每個假日大家都會去的地方,變成了藥房和化妝品店和金舖和藥房和化妝品店和金舖和藥房和化妝品店和金舖。所有商場都變成了一式一樣的樣子,也有很多藥房和化妝品店和金舖,中間穿插著香港人根本沒能力入內消費的名店,雖然沒有貼著「香港人與狗不得內進」的門牌,但整個香港也在告訴香港人「唔鍾意咪走囉死窮鬼」。

政府告訴我們,香港變成這樣,香港所有人都能夠得益,但數字騙不了人,香港的貧富懸殊情況越來越嚴重。香港雖然推行最低工資,令最低下階層生活改善,但香港人的收入中位數及人均收入遠遠追不上通脹。而香港人最關心的樓價更是以幾何級數上升,完全脫離香港普通巿民的現實生活。香港人希望生活得比較像一個人,政府建議大家可以到老遠的地方生活,把巿區讓給有能力的人。

對,這些所謂有能力的人,極大部份就是在強國從人民生命和生活中壓搾出血汗錢的貪腐者,他們拿著滲著血汗和淚水的真正黑金,把香港強行買了下來。但在另一個平行世界中的香港,並不是這樣。

在那個世界,每個人都是商人,在九七香港回歸後,香港政府為了得到他們的支持,亦因為中國希望引入新技術去加強自身的實力,於是便開出極吸引的條件給香港的商人到中國營商。沙士時,香港經濟受到重大威脅,商人感到絕望,中國竟然開放CEPA,令香港商人可以撈盡兩邊的好處:公司是香港的,但公司大部份的運作都移到中國,成本即時大幅下降。在香港商人看來,中國根本就是送錢給他們的財神,始終香港地方不大,發展有限,而要打入西方巿場的話,投資金額不是每一間公司都能夠負擔得起。但轉戰中國便不同了,不單投資不多,更能立即看到營運成本減低,巿場亦不像西方發展成熟,每一寸土地都是機會,你能感受到香港商人在這個世界是多麼雀躍嗎?

還不止!香港政府提供的資助,更令商人帶來驚喜。你假如到貿發局查詢企業融資擔保計劃的話,假如你打算到中國發展,香港政府會額外給你擔保!作為商人,才不會管他前文後理何其怪異,但這確實是一個商機啊!

香港人從來都自命聰明仔,有機會便會往上爬。假如有一日你能夠進入到商人的那個平行世界,你能夠保證自己不會是賣港的那一個?香港就是由這個中共佈下的平行世界,把有錢有權有勢力的那群豬圈養著,再為這群圈養著的豬製造出「香港巿民」這群敵人,維持著這群豬對中共的向心力,甚至引來一群想變成豬的人,每天由豬的角度看世界,希望自己終有一日變成豬。

你覺得做豬很開心很快活嗎?你知道豬終有一日會變成別人檯上的食物嗎?不要再朝思暮想終有一日變成豬好不好?天大地大,當一個人不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