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resdefault昨晚才忽然驚醒,8月4日是西洋菜街共匪「聲討」林慧思老師事件一週年紀念,也是市民忍無可忍,自發走上街頭,放棄以往「和理非非」的悲情抗爭,轉而直接向青關會、愛字頭、警賊叫陣的勇武抗爭一週年。

當日林慧思老師被特首公然恐嚇,重案組更高調接手處理,但一年過去了,警方卻從未接觸過林老師就宣佈終止調查,這對林老師造成龐大精神壓力,港共政府及警賊卻沒有人為此負責或作過片言隻語的道歉。

至於休班警違反守則出現在政治集會,當然沒有被追究;青關會當日團堵法輪功,警方處理是否恰當,也是不了了之。

回想起上年的8月4日,市民自發的走出來,沒有任何政黨的呼籲,沒有任何組織的帶領,只是義憤填膺之下的行動,土共對林老師的逼害,到了一個臨界點,我們都覺得不走出來不行。

當日陳淨心的愛字頭被逼到銀行中心的一個牆角,最後在警賊的嚴密護送下狼狽逃竄;李私煙的「聲討林慧思」集會,在四方八面的包圍下變了「聲討共匪」集會;警賊所到之處,都受市民的唾罵,香港警察的聲譽在他們手中斷送。

不過,一年後,香港沒有變得更好,只有越加急速墮落。青關會對法輪功的滋擾仍然持續,警賊對共匪的偏袒則越來越露骨,對民主派及社運人士的鎮壓也越發暴戾:屈曲靜坐人士手腕、凍、餓、言語侮辱、長期禁閉,警賊以玩弄社運人士為報復;相反,對愛字頭等土共外圍組織運動則多加庇佑,更為張融反佔中簽名運動充當私家護衛。警隊內部長期受一種維穩價值觀洗腦,以港共政府為唯一效忠對象,警賊頭目曾偉雄厚顏無恥宣稱自己「不知良心為何物」,對質疑者擺起一副不屑面孔,然而港豬們卻將這種種視之為「維護法紀」。

我在一年前曾經撰文讚揚那次的勇武抗爭,香港人與大陸人不同之處在於敢站於雞蛋一方,也不為高牆添磚。當時我曾經寄望未來會有更多類似的勇敢的行動,我說過:「未來,香港人要面對來自中共的種種試探與威脅,我們都要記住今天的精神,挺起胸膛來面對,因為我們不能再退縮了。」

可是,這份希望無疑是落空了。站在雞蛋一方的人可能沒減少,但為高牆添磚的人卻是紛紛冒出,這一來要拜於主流媒體的持續腐化:這一年來,商台踢走了李慧玲,唯一的電視台無綫抹黑港視、製作《我們的天空》、新聞部淪為政府喉舌、《蘋果》繼續被打壓,黎智英被瘋狂攻擊,連新媒體之一的《主場新聞》也被逼關閉。另一方面港共積極打輿論戰,臉書的維穩專頁一個個成立,買LIKE吸人眼球。港豬的視野進一步被蒙蔽,啟蒙的機會越來越渺茫,自然全倒向權力的一方搖旗吶喊。

回首之下,我失望了,不僅對其他人,也對自己失望,當日我也在場,可是對香港的墮落,我又做過些什麼呢?不就是繼續出來行一下,坐一下,然後回家?

我對香港是越來越發悲哀了,再這樣下去,誰還願意當第二個林慧思?我不知道,但肯定的是會有越來越多的張融、姜融、鄭融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