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討論區看到一個帖子:民賤聯成功爭取更換"跣腳黃色膠板"令我想起兩次有關無障礙城市的體驗。

第一個是城市規劃的導修課上進行的體驗活動。課上,我們分成了小組,每個小組都被分配作不同體驗,包括視障、肢體傷殘、長者等等。然後,每組都要從課室來回不同地方,藉以體驗他們在生活上遇到的不便。我組為視障人士,要從課室前往另一幢教學樓。途中,組員亦會閉起眼睛,嘗試去從視障人士的角度出發。我們在這路程中有不少發現,例如,馬路缺乏指示的聲音、引路徑不完善、教學樓內也缺乏指示。不過,也有一些做得好的地方,好像馬路會有欄杆,令視障人士可扶著走,電梯亦有聲音的指示。

第二個是參與肢體傷殘人士的服務前的一個Training。當時我們輪流坐在輪椅上體驗,此舉更令我們代入肢體傷殘人士。我們去的地方是圓X商場、九X地鐵站、附近的天橋及上蓋的公園,發現到每個地方都有它的缺點。原來一個大型商場的無障礙設施也不太足夠,原來前往一個公共場所對傷殘人士也會帶來不便(如推拉的玻璃門、石壆位等),原來就算有無障礙設施,也是位於較隱蔽的地方,連保安也不能指出位置。肢體傷殘人士機構的附近,更加應該有充足的無障礙設施。他們平時乘車、或吃飯、都需要經常進出商場及地鐵站。可是,這些地方根本不能滿足他們的需要。更甚的是,這些地方的業權屬於不同人,管理亦由不同部門負責。就好像圓X上蓋的公園,是由圓X還是住宅還是政府管理的呢?若要反映,根本不知要找哪一個部門,只會墮進複雜的程序中。

上課時說到,所謂的disabled可能只是disenabled。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能力和專長,而往往都是因為不同的限制令我們不能發揮出來。若我們在設計及規劃上能更顧及有特別需要的人士,可能他們能做到的事比現在更多。無論是私人地方還是公共空間,設計者希望大家都能夠享用,所以不能只顧及大多數人,而忽略少數人的需要。老師說到,以同一方法去對待所有人就是最大的不公義。因為每個人都不一樣,都有不同的需要,所以在規劃上很應該去作周全的考慮。以此「更換跣腳黃色膠板」為例,為何居民不能代入有需要者的角色中考慮呢?為何區議員亦盲目地為某一群眾爭取,而忽略了另一群眾的需要呢?

規劃者,無論是私人地方還是公共空間的,都未必有足夠的知識知道應該如何作出改動。可能需要有統一的部門和程序,在規劃的程度上為有特別需要的人作考慮。可能他們需要體驗活動,從平時忽略了的角度去看規劃,才可照顧不同人的需要。而其他居民亦要明白到大家各有不同,卻共處在同一社區中,所以要互相體諒、設身處地為他人考慮,這樣我們的城市才是讓一眾居民生活的地方。

 

作者:ond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