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上有一個最傳統而有效的做法, 叫作 Divide and Conquer。

中文譯作「分而治之」。

 

去查一下維基, 我引用一下, 他的核心以這四點構成:

 

1。 在較小的力量上鼓勵或建立大家互相的排斥, 使他們無法聯合。

2。 鼓勵和讚揚所有願意和自己合作的勢力。

3。 在所有較小的力量之間, 製造不信任與仇恨。

4。 鼓勵沒意義的開銷或精神消耗, 癱瘓其政治和軍事能力。

 

分而治之是一個帝國面對被統治者的策略, 他們要控制那些被統治者們, 是否要得到怎樣被統治者的信賴和服從? 理想上可行, 實際上不可能。 因為帝國的影響力多少不一, 有些地方根本無法直接統治, 也不可能每下都用武力解決, 因為帝國的武力能量也是有限的。

 

所以就出現了「分而治之」這種方式, 這種方式的核心在於, 他不需要你愛護或者同意統治者, 他不需要對你有直接統治的權力。 帝國只需要在所有被統治者間, 製造足夠的仇恨, 排斥和混亂, 使他們互相防範, 互相痛恨, 多於防範帝國的統治, 那麼就能夠達致實際統治的效果。

 

的確這些被統治的力量, 其實也痛恨帝國, 也想反抗, 但是當他們互相孤立, 互相憎恨時, 他們根本沒有現實上能夠對抗帝國的可能性。 對於真正有潛力反抗的個人或團體, 帝國運用其因統治而達致的優秀經濟力, 用交易的方式使其為他服務。

 

舉一個例子說, A君是極度反共的, 綠營臺灣人, 而且是個優秀的工程師, 但若大陸能付出三倍或五倍的價碼, 他也很難不心動去為他們服務。 而大陸在其政治立場不同時, 也一樣能夠使用其能力。 當透過癱瘓了臺灣自己的產業, 使臺灣無法得到機會與空間去發展, 而帝國擁有足夠的資本和市場, 他不在乎你是否憎恨他, 他只需要你做好工程師的本份為經濟貢獻, 而你也做到了。

 

但是, 自然地這位綠營人仕, 在政治上還是反共的。 去到大陸更有可能散佈有害思想, 比方說, 鼓勵大陸各地方獨立。 帝國要怎樣應對這種風險? 就是鼓勵各地方和臺灣先互相憎恨, 互相排斥, 關係越差越好。 如果各地先天對臺灣先有偏見, 就聽不下臺灣人的話, 相對臺灣也不願意相信有說服大陸人的可能性。 那就算帝國僱用那位一心反共的人, 實際上他貢獻了他的專業技術後, 在政治立場上的說話, 也只會被無視。

 

大陸人和臺灣人互相憎恨, 互相有越多的不信任和偏見, 臺灣人在大陸就越暢通無阻, 越容易得到機會, 聽起來很矛盾, 很諷刺。 但這是現實, 因為只要互相憎恨, 臺灣人對帝國其實就不構成危險, 而如果大陸人越對臺灣人有好感, 越對帝國的未來越有不可測的變數。

 

而且, 如果臺灣人心底裡厭惡大陸人, 所以某程度上更容易被重用, 因為他們對於大陸人有的是負面的感情, 那些厭惡性的工作就很適合他們做: 例如嚴厲無情的管工, 本地人對本地人有感情, 不願意壓搾自己的同鄉, 但臺灣人如果真心厭惡大陸人, 要他把工人當狗對待, 他一點拒絕也沒有, 而且這位管工會被員工孤立, 永遠都會站在資方的身邊。

 

中世紀歐洲排斥猶太人, 但統治者卻喜歡用猶太人, 正是因為如此。 猶太人被排斥, 所以他們更義無反顧的要站在統治者一方。 而變成了統治者手下最好用的官吏。

 

英國就是這樣靠幾場萬人統治了人口千倍以上的印度, 他不需要在每個地方安置警察, 政府, 直接統治, 只要讓每一個印度土王之間互相不信任, 並視英國為秩序與「必要之惡」就行了。

 

站在統治者的立場上, 憎恨反而令系統變得更穩定。 如果兩個群體都弱, 都互相憎恨, 則他們不需要做些甚麼都不會聯合起來。 當然他們也憎恨統治者, 可是最後誰贏呢? 是誰都不會憎恨的錢。 統治者被憎恨, 但他有錢。 結果也是等於服務統治者。

 

為了避免反抗, 每一個群體之間, 也要繼續分裂, 使每個群體內部也產生互相憎恨, 這會使反抗的力量更可能消退。 最後將群體不斷分裂, 不信任到最剩下核心家庭和個人時, 人與人之間再不會有任何信任時, 看起來是壞的社會, 實際上是對統治最安穩無憂的社會。 沒有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制度上的權力和財富, 是無敵的。

 

大家不斷為了小的事情互相排斥, 斷交, 吵來吵去, 但是真正有力量的人不會跟你吵, 只會壓制和犧牲所有弱者, 以及和少數一些不受控制的強者, 收買和交易而已。

 

這就是「分而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