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 本報成員 larrylo 以第一身描述 七月二十八日晚上來到古蹟辦,聲援支持捍衞宋朝遺址行動組及公共專業聯盟跟古蹟辦會面就原有保育方案討論。

本人在星期一( 7月28日 ) 應某位巴打呼籲,來到古蹟辦關心自己的家園 - 在沙中線土瓜灣上的宋朝遺址,以及自古流傳的南宋文化。 行動組內一直要求盡快制訂原址保育方案及促港鐵停工。其後,官員散去時,他們開放讓關注遺址的朋友 (包括筆者) 開會,討論日後行動和回應、是否留守等等。

筆者一直以為行動組年青有為,談吐斯文淡定,他們關心聖山古址,應對文天祥、陸秀全等遠祖的拚命抗爭、風高亮節有所了解,誰料他們仍是天真的以為談判就可以解決一切 。

以下就是行動組成員部分節錄,筆者皆有旁聽 :

「其實個官員都好好人架喇,俾著第二個就自己提早走人喇,班官員話廿幾年都未試過咁‥‥‥」

「對於留唔留守,其實都唔重要,大家最重要就係有返討論個氣氛‥‥‥」

以上幾句說話,跟昔日的反國教、 HKTV 、東北、七一、帶有幾分相似,跟昔日社運人士的拍掌自 high,「階段性勝利」無異。就算他們言談之間已知官員會重施故技,但也不改用更激進手段去制約議會暴力。

行動組真是太天真,太懦弱了。

行動組的人,平日應該有留意時事,皆知政府高官的人肉錄音回覆、語言偽術、議會暴力。官員代表一直說什麼「嘗試跟進」、「密切關注」、「考慮建議」,「有商有量」時,他們從心底都不想作出任何承諾。即使答應會向港鐵呼籲停工,但也會以港鐵為獨立營運公司為理由,自圓其說,遊盡花園。即是說:「我唔想畀人話我越權囉!」反正劇本已預期上演,為何要重複同樣的錯誤呢?

其次,行動組的目標訴求已經嚴重失焦。他們會再約開續會 (筆者剛收到消息是下星期四,四時古蹟辦),再次就原有保育方案與否以及通過與否商量。不管在膠登討論區認識的朋友,或行動組的少數鷹派,皆認為只有古蹟辦官員直接向港鐵管理層要求停工,繼續考古研究,才是真正有效。相信讀者明白,即使下星期開會,港鐵還是會用推土機撞毀其他文物,破壞祖先的家園。因為地鐵正在興建沙中線,一日未改變設計草圖,一日還是會破壞宋朝遺址。假若下次行動組再次發難,古蹟辦再拖至九月續會,任由考古團隊的「中國式國際考古標準」得過且過,遺址文物又可以保留多少呢 ?

其實由英治時期,也有不少冠麗堂皇的發展理由,合理化拆卸美利樓遷址重建,直至著名的皇后碼頭,皆被拆下重建。根據1976年實施的《古物及古蹟條例》,古物諮詢委員會與古物古蹟辦事處空有架構而無實權,清拆文物方針全取決政府態度。至今,條例沒有改變。沒法子,香港的土地不是真正屬於香港人。即使,任憑數十萬人的理性聯署或和平遊行,只會被一群「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的豬民支持繁榮發展,反將一軍。筆者認為,要真正做到原址保育,拒絕低文明侵蝕,只有走上充滿腥風血雨的獨立路上。

我已經豁出去了。你,準備好未?

訪問參考 :
《 GALSOUND街訪 ~ 佔領古蹟辦採訪路人-JOHNNY 》

香港文物考古現況 :
香港考古概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