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般的女人突然出現在醫院,之後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在1977年6月,一名女人突然出現在美國洛杉磯的 Cedar Senai醫院。她全身除了一件佈滿血跡的長袍外就什麼都沒有。在正常情況下,在醫院看到一個身上帶有血跡的女人絕對不是什麼稀奇古怪的事。但是在這名神秘女子身上卻有兩項事情,可以讓看見她的醫護人員和病人頓時陷入恐慌和驚恐之中。

第一,嚴格來說,那女子根本稱不上是人類。除了維持了人類在行動時應有的靈活性外,她和百貨公司裡那些模特兒公仔幾乎一模一樣,僵硬但平滑的皮膚,沒有眉毛的眼睛,嘴角上揚但絲毫沒有笑意的嘴巴。

第二,那女人用沒有牙齒的口夾住一隻小貓,縱使小貓極力掙扎,但仍然無法逃離那有力得驚人的下顎。鮮血仍然由小貓身上不斷噴出,流到女人慘白色的長袍上。面對身邊已經陷入歇斯底里的人們,她若無其事地把小貓拉出,使勁地拋在地上,小貓當場死亡。

之後,她沒有理會人們的反應,便逕自走進醫療室。醫護人院立即把她帶到病房,進行清潔,打鎮定劑。全程她一直沒有說話,沒有表情,沒有動作,嘴巴一直維持半開合。醫生認為最好一直留住這名怪人直到政府人員來到,縱使在場沒有醫生願意直視她多過一秒。那名女子沒有回應醫生任何問題亦都沒有反對醫師的做法。

但當第二次護士嘗試為她注射鎮定劑時,她猛然用一股強大得可怕的怪力還擊。兩名醫護人士需用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把她按在床上。

10330287_265692423624737_8850188759127601350_n

兩位護士用盡全力才把神秘女士按在床上。

她,或者它,突然用那雙缺乏感情的眼睛瞪著一名男醫生並做了一件怪異的事情。她微笑。

那抹非人的微笑嚇得另一名女醫生發出悽厲的尖叫並隨即暈倒。嚇昏了那名女醫生是因為那名女子的口腔,那個沒有任何牙齒的口腔。取而代之,裡面是一根根長而銳利的鐡釘,那些釘實在太長了,長得令它的口一直未能合上。

那名男醫生努力壓抑住逃跑的衝動,不情願地盯回去並吼道「你他媽的是什麼?」

它保持微笑,側頭望著他,好像在觀察什麼有趣的小動物。

接下來是一陣可怕的沉默,靜得可以聽到正趕過來的守衛們在走廊急促的腳步聲。

那隻怪物突然迅雷不及掩耳地竄到醫生前面,用那口腔裡排銳利的鐡釘插進喉嚨,把醫生的頸靜脈硬生生撕出來。男醫生倒在地上,血液像噴泉般由頸部湧出,兩手在空氣中亂抓,仿佛想抓回自己的血液。

它俯身望著倒在血泊中的男醫生,把臉愈湊愈近直到近到可以看見它那黑洞般瞳孔。

它在他的耳邊輕輕地耳語﹕「I…am…God…(我是上帝)」

之後那名女子便走開並迎接那些不知死活的守衛。映入男醫生眼簾最後的景象是那名女子把守衛一個接一個地殺死…..

最後只有那名昏倒的女醫生存活並叫那名女子為 The Expressionless(無表情的人)

之後那名女子消失得無影無蹤。


 

作者意見:這是筆者最喜歡的一個都市傳說。縱使故事上有許多疑點,但究竟是不是有這個女人曾經出現過?而這張照片又是誰拍的?仍然是一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