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80782_608000632649437_4439827779478734274_o
現在的老麥,慘不忍睹。

不是說福喜讓它流失多少客源和毀了多少聲譽,反正用了內地食材就「食得鹹魚抵得渴」,爆煲也沒甚麼好怨;慘不忍睹的是時代一直在變的時候,老麥已逐漸變質。

小時候之所以愛老麥,除了愛「煎炸嘢」,也愛四周的風景 – 黃牆啡磚地,走進一點還會看到麥當勞叔叔和小菲菲一大堆人物迎著小孩的臉。如今卻剩下冷冰的白牆,還有故裝高雅的裝潢,感覺尤其陌生。

最可怕是一直提升的價格,如今一個普通餐三十多元,份量不增,似乎也難為了一心尋味的年少食客。有人說,還好有「廿一蚊餐」嘛;我倒覺得,港鐵不就時常假仁假義推出乘車優惠嘛,可這從來沒能遮蓋它榨取暴利的居心啊,「廿一蚊」又如何?還不談愈變愈怪誕的餐單了。

時代的確變太多,但也或是人的心態變異有時。從前吃老麥是為慶祝,今天獨坐店內,居然生出了孤清。

毋忘從前故事。


 

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