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移民臺灣, 就像臺灣人說在這裡領 22k 沒前途, 不如出國發展一樣。是面對一個明顯已經轉惡劣的現實環境, 覺得束手無策, 決定放棄, 把希望寄托於一個自己不了解的地方, 抒發出來的話。

臺灣就是那個香港人不了解的地方。

會選擇臺灣是因為已沒其他選擇, 日本, 美加, 他們沒有足夠的錢或語言能力去移民, 那些國家隨著早二十年不斷的華人移民潮。也越來越收緊門檻, 剩下來只有臺灣, 在文字上跟香港接近, 語言上溝通的困難較少, 文化上看起來也較相近, 資本門檻也較低. 香港人的現金用力儲一下的話, 要在臺灣置業勉強可行。

所以對香港失望想要逃離的人, 把臺灣當成一個希望所在。想要在臺灣求一個平靜, 安定的生活。特別是這幾年香港的擠迫程度已經達警號, 而香港政府的行為無法令人感到安心, 反而令香港人感到這政府會令情況惡化, 而香港的社會被外在的政治力量不斷分裂, 內鬥時, 大家感到, 過去的秩序已慢慢的崩潰, 慢慢正進入混亂的時代。

面對危機, 就逃走, 香港人多少還是華人, 這也是他們的第一選擇。

但這世界有多少地方可以逃? 大家都不會隨便讓你進門。

臺灣看起來可行, 所以大家會說臺灣。

但實際上, 他們是不能適應臺灣的, 臺灣是一個以機車為主要交通工具的地方, 香港卻是以公共交通為主。 臺灣的生活比較安逸悠閒, 香港卻是把所有事情都要求速度。臺灣是個講求禮貌的地方, 香港是個講求效率的地方。 臺灣是個人際關係很重要的地方, 香港講的是契約的關係。 況且香港人這麼喜歡吃燒味, 臺灣的燒味卻無法跟香港味道相似。 香港人喜歡把冷氣開到很大, 臺灣卻不喜歡這麼強的冷氣。 香港人喜歡聲音宏亮, 臺灣人不喜歡。

香港和臺灣, 文化和政治觀也許有不少類似, 但生活文化上, 香港是粵式和西式的影響, 臺灣是閩南和日式的影響。 長期適應其實不容易。

少數港產文藝青年會喜歡臺灣的生活, 但大部份香港人真的移民去臺灣, 應該是適應不來。 他們深究下去, 就會發現所謂移民臺灣, 實行價值不大。

就像移民美加的香港人, 總是說, 其實香港就是最好的地方, 說的並不是香港真的是地球上最好的天堂, 而是這城市有香港人最喜歡的生活方式. 是別的地方很難代替的。 只是香港人在香港時, 不會太察覺這件事, 離開香港後才會懷念。

你可以留意到, 說會移民臺灣的人, 其實大多都是七十至八十年代出生的香港人, 他們相對還會有覺得可以用移民解決問題。 但是在九十年代後出生的一輩, 你卻很少會聽到這樣的說法, 相反, 他們覺得要自己站出來, 團結起來對抗這危機, 而不再是逃跑。

這種變化, 我在八, 九年前當中學教師時, 已經從中學生的身上留意到。 前陣子有一個學者在香港, 開大陸和香港學生的交流會, 他留意到, 香港的學生, 多數講的是香港的未來與集體的進退, 而大陸同世代的學生, 則多數講自己的未來與個體的榮達。

這和以前的香港人, 是很不一樣的。

過去香港那自私, 看不起人, 一切以金錢衡量價值的世代。

在九七這個大變下, 孕育出一個完全不同的下一代。

這個世代沒有免費的尊嚴或虛榮。

一出身就被人貶低, 看不起。

在特區政府成立下朝令夕改的教育, 使他們破除了對教育制度的信任。

不公平的社會, 使他們也不信甚麼安份守己就可以成家的想法。

那些六七八十年代出生的香港人, 還浸在逃避的可能性中, 他們不願意面對香港不再是一個只要放著不管, 英國人就會幫你解決一切的世界。要不就是發現了, 就想逃去別處。 但是九十年代的一輩, 卻已有不同的盤算。

上世代的人, 抱怨下一代干擾他們的逃走或養老計劃, 但下一代的人, 則認為這種計劃是沒價值的, 所以從外面的人來看, 香港就像是精神分裂, 但是, 那不是精神分裂, 而是世代之間有很巨大的變化。

那些說要移民臺灣的人, 我認為最終也會意識到, 回到現實, 這件事其實不可行的, 希望不是在別的國家, 希望是另一些地方。

這也是為何一直對臺灣政治發展不關心的香港, 近年竟然會對臺灣的學運有大迴響的原因, 以前的香港人常以為臺灣的事情跟香港無關。 新一代的香港人卻完全認同臺灣和香港互相投射了影響力。 並樂意向臺灣學習一些香港沒有的觀念和經驗, 這是以前香港人所不會做的。

這些人剛踏入社會, 還很弱小, 但他們的影響力, 正慢慢的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