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我曾認為正向思考無助人成功,我現在得承認,我錯了。正向思考幫助無數銷售正向思考的人名成利就,賺進大把鈔票。正向思考有如現代精神鴉片,成為偽神學、財團與獨裁者的權柄,幫助他們控制人民。

宗教的權柄

本書採訪不少借正向思考謀利的教會,見證他們如同釣魚般的傳教手法;魚餌便是正向思考將帶給信眾的東西。不要問,只要信,你便能得到應許之物!縰使這種教會掦棄宗教中的受難精神,其核心倒與喀爾文教義別無二致:永遠檢討自己,後者強調檢討自己的罪,前者強調檢討自己有沒有出現負面思想。

財團的安慰劑

Be positive,只要你夠正面,你便能得到想要的東西;你若不快樂,那一定是你不夠努力,沒有好好「觀想」你成功的樣子。別怪你的公司,That’s just not positive!這種正向思考完美地使公司逃避自己的社會責任,任意裁員、削減員工待遇,員工士氣低落時,花點錢請個激勵教練來,便能以低成本提升士氣了。

不少提倡正向思想的書,如<<秘密>>、<<誰搬走了我的乳酪>>,都曾榮登暢銷書榜首,背後可不光只是一般讀書的功勞--不少公司買進一大批這種書送給員工,「激勵士氣」,卻不肯花同樣的錢改善福利。

有趣的是,正向思考鼓勵人們「你值得你想像的東西」,鼓勵濫加消費、甚至先使未來錢,造就2008金融海嘯;經濟不景氣下,正向思考書反倒賣得滿堂紅,正向思考相關產業(演講、課程等)也逆風高漲。現實越痛苦,人們越需要麻醉師。「當你真心渴望一件事物,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對於正向思考推銷員而言,這句話實在太真實了。

獨裁者的審查員

作者指出,人們一般以為獨裁政權以<<1984>>中的高壓統治管理人民;卻想像相反,他們同樣借助正向思考。蘇俄、東歐社會與北韓中,審查人員選出「使人樂觀」的作品,宣掦失敗主義的人則被送去勞改。米蘭・昆德拉的小說<<玩笑>>中,有個角色寄出一張寫著「樂觀是民族的鴉片」的明信片,結果被指責為民族公敵,被判處到煤礦勞改。現實有如玩笑,<<玩笑>>出版後,作者遭捷克共產黨開除黨藉,作品被禁,還被政府禁止他去西方旅行。

最常被人誤用的格言:「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甚麼,要問你能為國家做甚麼」便是這種心態的最佳體現。(順帶一提,這句話的下一句是:「我親愛的世界人民,不要問美國能為你做什麼,問我們大家能為人類的自由做什麼。」)(註)

建制的好朋友

不難想像為何正向思考能站在高牆那一邊。正向思考強調人得思考正面才能活出精采人生,不許抱怨,不許檢討他人,只能檢討自己夠不夠「正面」。依此邏輯,怪罪公司的員工固然太愛抱怨,搞社運、檢討社會體制的人,就更加是廢青了。

正向思考的好處

然而,我還是得承認正向思考是有好處的。像我這種憤世疾俗者固然愛恥笑正向思考,但正向思考的確為大多數人建造一片與現實的緩衝區,讓他們可以活在自己的世界與假象中,直到不得不面對現實那天,才被迫看見現實。

而不需面對現實本身己是一種恩賜,畢竟,現實有時是那麼的令人難以承受……

註1: 維基格言:約翰·甘迺迪
註2: 鄭立:「問你為國家做了甚麼」是誰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