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才來談《主場新聞》,在新媒體年代來說已是old news is so exciting,不過這件新媒體的大事怎能不講?

《主場》可以稱得上是網絡新媒體的龍頭,昨夜驟然宣布結業,令人神傷。身為同業(雖然是蚊髀和牛髀),哀悼之餘,仍務需從中了解和汲取教訓。

一,新媒體必須嚴格控制運作成本

《主場》由商人和資深傳媒人聯手創辦,他們有豐富經驗、有相對雄厚的創業成本、有名氣、有辦公室、有受薪全職員工,正是「贏在起跑線上」。可是,辦新媒體是跑馬拉松,不是短跑。租辦公室,招聘員工,亦即每月有經常性支出,有財政壓力。在網絡媒體行業發展模式尚未成熟,收入成疑的情況下大攪,是很冒險的一件事。當然,商業世界每日都有人冒險,這次也只是又一次的冒險失敗而已。

比《主場》更大灑金錢的D100,也是日日呻窮,不過它的經營模式和《主場》有別,故此仍撐得住。不過長遠而言,控制成本仍是新媒體營運的頭等大事。例如最基本的租置伺服器月費,或應否需要有實體辦公室的問題,能否以Home Office代替,免去望而生畏的辦公室租金?最頭痛的是,應否聘請全職員工發大來攪?不聘請,則媒體淪為業餘,發展空間有限。若要聘請,而且是聘請有經驗有質素的傳媒人,所費肯定不菲。

看倌也許認為我在講廢話,那門生意不用控制成本呢?沒錯,但辦傳媒,本就無大利可圖,營運網絡媒體,收入就更捉襟見肘;加上畸形政治生態,反對派媒體被大財團集體杯葛,開源難,自然更要注意節流。

二,新媒體不能只得單一收入渠道

《主場》並不募捐(或不公開向讀者募捐),只靠廣告和老闆蔡東豪在《蘋果日報》寫專欄的每月十萬稿酬維繫。當蔡東豪的專欄被裁後,《主場》收入大減,就面臨很大的危機。

現存的網媒,經營模式不外乎以下幾種:

只有商業廣告,不靠群眾小額金援:謎米、已逝的《主場》、輔仁媒體。

只靠群眾小額金援,沒有商業廣告:獨立媒體、852郵報、D100、myradio。

既有群眾小額金援,亦有商業廣告:熱血時報。

不募捐,也沒有廣告:《巴士的報》。

除了《巴士的報》有星島集團關照外,其他新媒體都需要商業客戶贊助,或群眾的小額捐獻援助來維持運作。而較多的新媒體都選擇只接受捐款的模式,估計是一來在政治打壓的情況下,廣告商本來就難尋;二來也可突顯獨立性,不受財團左右。不過,小額募捐的收入並不穩定,即使是經營多年的獨立媒體,據稱月收入也僅16000元,要維持辦公室及全職記者團隊運作也很困難。

若果只單靠商業廣告,除非老闆本身財力雄厚(例如謎米),否則很難經營下去。

值得一提的是,只有熱血時報同時接受小額金援和商業廣告,此外,熱血也有很多商業活動,例如劇團、出版著作、發行報章週刊等等,收入來源算是眾多網媒中最多元化的。

《主場》臉書專頁有三十萬的讚好,理論上應該比其他同業更具吸金能力,但是經營方式仍如傳統媒體般等廣告商來光顧,沒有開拓如小額募捐等的其他途徑,最後長期入不敷支下結束實在可惜。餘下的新媒體,是否應多思考除了廣告和捐獻,是否能有第三第四種的收入來源?

以上僅僅是從金錢角度探討新媒體的營運,還未計算其他如政治壓力的因素,總之,要靠辦網媒脫貧,難矣。能艱苦維持,已經相當不錯。

利益申報:我對各大新媒體的營運方式其實並沒有深入研究,所知的跟一般網絡花生友無異,故以上資料或有錯漏,還望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