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d_of_50cents

 

大家好!我叫阿強,家中獨生子,父母對我寵愛有加,給予我很大的自主空間,三年前高級文憑課程畢業後,我決定為一位自由工作者,以Home Office模式工作,他們亦沒甚麼意見。

 

由細到大,身邊的同學都說我是怪人,近幾年更被稱呼為「毒L」。老老豆豆,我承認我沒有太多朋友,手機也多是用來玩「淫魔之塔」,而不是與朋友聯絡。我認為人際關係既複雜無比,又無聊頂透,因此我實在不想費神去處理。我喜歡我行我素,過自己喜愛的生活,閒時上網看看動漫玩玩online game,有需要時看看AV ,多麼的消遙自在!

 

基本上一台接上了互聯網的電腦,已經可以滿足到我生活上的需求,因此,不論是工作或是娛樂,我也可以足不出戶,留在房間裡便可。亦因如此,我不須要太多的金錢,也可以過自由自在的理想生活。適逢畢業時,在網上看見了一則招聘廣告,說安在家中以電腦工作,足不出戶也可賺取可觀酬勞,這樣的荀工簡直是為我而設,我二話不說便申請了這職位。

 

這份工作沒有固定月薪,是project-based的,每完成一單job便有錢收,多勞多得,但是這樣也好,我可以按自己的心意去選擇何時勤力點賺多點,何時停下來抖一抖。

 

這份工作其實酬金不高,完成每單job只有港幣五毫,不過「鋼之煉金術師」教曉了我甚麼是等價交換,所以我明白這份工雖然人工低一點,但卻能讓我足不出戶賺錢,亦不用與人直接對話,而且工作性質相當有意義,所以,我認為這份工的工資亦算合理。

 

我的工作範圍,就是以不同身份到各大討論區和社交網絡,發表支持政府的言論。老老豆豆,我認為那些笑我是「毒L」的人,一日到黑都只懂攪風攪雨,他們只是想搏出位而已,卻要以我們這些良好市民的安穩生活陪葬,這一點我實在看不過眼。我在網上幫手宣揚支持政府的觀點,其實就是去抗衡這些唯恐天下不亂的滋事份子,說起來我對維持社會穩定有莫大貢獻,我相信假以時日自己應該有份被提名傑青。不過,那些滋事份子卻對我們這類準傑青相當眼紅,不時取笑我們為「五毛」,又叫我們落地獄,唉,我只想跟他們說:「少年,你太年輕了,你們就是不明白,我們工作性質之高尚,又豈能以金錢去衡量呢?」

 

可惜,好景不常,幾個月前老豆突然「被辭職」,人到中年的他不易找工作,因此父母都希望我能幫補家中的開支。兩年多以來,我的工作和收入都非常穩定,唯一的弊處就是沒有加人工,薪金仍然停留在五毫子一隻job,這樣的人工,要幫補屋企,除非我懂得多重影分身,揾多幾百個幫手瘋狂出post。

 

正當我非常苦惱之際,手機突然響起來,原來是我的上司華哥找我。華哥說他現在跟了一個新老闆,好像是姓張的,這位張生準備食大茶飯,現正值用人之際,華哥說跟我合作了兩年有多,發覺我也是一個可造之材,所以邀請我加入他們的團隊。華哥說工作非常簡單,卻又非常有意義,就是到張生旗下團體的街站當工作人員收集簽名而已。我心有猶豫,因為這是拋頭露面的工作,要與人接觸,對我來說實在有點兒難度。

 

華哥聽到我有點猶豫,便極力遊說。

 

「後生仔,呢個活動嘅主題係保和平、反暴力,你知今年以來,嗰班滋事份子幾咁猖狂同暴力,我哋唔做番D嘢,呢個社會就玩完架啦!放心啦,我哋班支持者都係和平理性,同你有相同嘅理念,都係想維持社會安定,佢哋一定會好尊重哋呢D工作人員,你唔駛擔心咁多架!」

 

「但係……」

 

「但係啲咩野呀!你唔係成日話想做傑青咩?依家係機會嚟架,呢次正好比你由幕後跳到幕前,一步一步上,你好快就平步青雲,去到另一個層次,最緊要係可以回饋社會!有辦你睇架,你睇下心姐,呢幾年極速上位,仲俾人封埋做女神,叫佢做BB,你唔好以為佢係女流之輩就睇小佢,佢每次面對d滋事份子嘅暴力行為,都義不容辭打頭陣對抗,真係巾幗不讓鬚眉呀!」

 

「咁樣……」

 

「又睇下我哋老闆張生,同你一樣都係差少少運氣讀唔上大學,依家咪一樣咁威威,深受市民愛戴。只要你有一腔熱誠,本住愛國嘅心,咩野困難都可以克服到架!」

 

「唔……」

 

「強仔呀!依家正值水深火熱之際呀!你睇下依家D人無法無天到,你係唔係想我哋嘅家園被暴力糟蹋呀!你睇下,人地煙姐女流之輩,都身先士卒絕食抗暴力,真係瘦在佢身痛在我心呀!你係有為青年國家棟樑,點可以咩都唔做呀!」

 

「呢個……」

 

「強仔呀強仔,我見你一直以來都表現咁好,係一隻fit馬,先揾你幫手呀,之前一單job五毫,今次落去企一日有五舊呀……」

 

「五舊?華哥我隨時ready!請問我幾時可以番工?仲有,如果可以嘅話,我都想同老勢周生打聲招呼。」

 

「係張生呀強仔!」

 

古語有云,有危便有機,老豆失業,卻令我把握到一個人生中最重要的契機。經此一役,我的薪水由五毛上升一千倍至五舊,可以幫手養家。而在一班志同道合的工友扶持下,我亦漸漸衝破了社交的障礙,這裡沒有人說我是毒L,大家都當我是好兄弟,除了收集簽名外,現在逢星期日我還會跟他們走到維園的論壇,學習如何和平地表達意見。

 

我在張生麾下工作,有如重獲新生,看見了美好的將來。我衷心感激張生給予我這機會,我好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像他一樣出色。每次望著張生,我更加明白到,當有朝一日,從前妒忌我的朋友都不再取笑我是「毒L」,而是惡意辱罵我為「畜生」、「狗賊」時,我便知道自己成功了,不招人妒是庸材,對嗎?

 

繼續努力奮鬥吧阿強!

 

本故事純粹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