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普遍健忘。先讓我喚醒你對議題有關的記憶。怕冗贅的朋友可以直飛落論述部份。

「我們亦期望社會上持不同意見的人士,在表達意見的時候,能夠互相尊重。對於違法和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執法部門定會嚴格依法處理,確保本港的治安。」

「特區政府尊重市民發表意見的自由和權利,一直鼓勵市民以和平的方式表達意見。對於違法和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執法部門一定會嚴格依法處理,維持香港的治安和確保社會的正常運作」

「時機已經成熟,目標非常清晰,大家的願景一起去實現。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和2016年立法會選舉辦法的咨詢已經開始,大家在基本法的基礎上討論。」

以上皆節錄自政府主要官員的話語。皆因小弟亦是健忘之人,未能有效記住所有範例,因此以下會整理時評節目ATV焦點 (嘩youtube有全集上載) 的內容作為保皇及建制派意見的代表。由於內容冗長,故小弟隨機抽出當中的概念字眼:

「引發社會動盪」、「中央政府」、「對抗中央」、「允許」、「破壞」、「文明退步」、「興風作浪」、「衝擊」、「暴力示威」、「管治權力」、「小數人」、「祖國」、「中央有全部管制權」、「犯罪」、「愛國是公民責任」、「粉碎暴力衝擊」、「嚴懲暴民」、「捲土重來」、「激進反對派」、「藉口」、「踐踏法治」、「為反對而反對」、「有破壞冇建設」、「外國勢力棋子」、「大規模擾亂秩序」、「守法」、「激進泛濫」、「極端激進分子與本土思潮捲在一起」、「良知」、「全方位搗亂」、「法律依據」

於是本人歸立以上概念為幾個短句:
一. 「社會穩定」
二. 「中國是主子」
三. 「循規蹈矩」
四. 「喝止暴力」
五. 「奉公守法」

你的思想,早已植入以上五個概念。社會穩定、中國、規矩、秩序、暴力、守法……這些皆為香港社會最基本的價值觀。價值觀透過社教植根於大眾腦袋,仿如一條小蟲。

共產黨是如何控制大眾的思想?就是利用這些小蟲。

共產黨以最簡易而明的文字,去觸動我們腦中那條蟲。透過社會基本的價值觀去攻擊泛民,或者任何反對共產黨統治的人。

舉兩個例,政府散播佔中是犯法,就觸動港豬那條「奉公守法」的神經,紛紛反對佔中。那根本就沒有反佔中的意思,只是純粹反犯法。追問反佔中者,他們都不能給予有力的理據,明顯理虧。另外689和其他官員於記者面前多番強調「發展」一詞,從而硬推一堆發展項目,又以此推廣新界東北新發展計劃。發展令社會進步,又是一個植根腦內的基本概念。

人類討厭違反社會規條的人。

即使如此,大眾有理性思考,辨是非之心,與之解釋後定能辨別誰對誰錯!

咁諗就錯。

「佔中犯法」
「因為社會不公義,我們對統治者有期望,我們渴望民主。政府輕挑回應訴求,又歪曲民主,造假普選,因此發起佔中去威脅政府,同時表達訴求。」
以上哪句較顯淺易明?

用邏輯思考去引導港豬,簡直係癡心妄想。

還記得「即食文化」麼?用認知心理學解釋,人類的注意力有容量上限,過量的訊息會使腦袋過載。最簡約,最即食,最餵奶的字句,最能滲透人心。相反我們一直堅信真相愈辯愈明,卻無考慮到我們的意念同辯證過程,實際為極錯縱複雜。我們不斷設法用邏輯和理論去分析,反駁共產黨的指控,于港豬是難以理解。

那些甚麼東北「懶人包」、「醒人包」,其實對教化港豬作用不大。如若堅持長篇大論的論述去反駁政府,絕對是徒廢脣舌,糜擲指臂之力,港豬依然酣睡醉死。我們不斷去套用邏輯思考,逐步逐步引導港豬向善,其實只會加深加長辯證過程,無法迎合懶去思考、習慣飲幼的港豬。

共產黨一直使用的招數是無懈可擊。

諗深一層,其實左派社運人士亦有考慮過此點。「毀人家園」的口號總比「中港融合」易消化。「中港融合」的概念包含極大量的思辯過程,不似得「毀人家園」,情感主導,無多餘的理性思考。

高鐵及東北兩個議題,左派社運人士都選擇打人情牌,卻無法號召一百萬群眾起來抗爭。可能香港人各家自掃門前雪,別家的事不理太多;亦可能是「保衛家園」的口號遠不及「社會安穩」能觸動港豬神經,港豬一想到抗爭,「社會安穩」這條蟲就大噬一口。

要達至propaganda嘅效果,去做社教行為,必須用最簡淺嘅邏輯去教化。我們一直以為用辯駁去擊倒共產黨,其實係無效用。長篇論述不適用於港豬,我們必須以社會最基本,最根深蒂固的價值觀去反打共產黨。

奈何共產黨已早一步搶灘。

作者:宇宙總統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