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亞歷山大大帝已經征服整個世界的年齡,我到底在這裡幹甚麼?」
– 尤利烏斯.凱撒  公元前63年

凱撒(Julius Caesar,公元前100-44年),一個志在征服世界,以亞歷山大大帝的成就為目標的男人

凱撒 (Julius Caesar,公元前100-44年) ,一個志在征服世界,以亞歷山大大帝的成就為目標的男人

 

血腥的邊疆

時間很快從前4世紀來到共和時代晚期的前1世紀。前文提及,羅馬用二百年的時間逐一擊敗所有的對手;通過直接和間接的的手段幾乎控制了整個環地中海地區,一時間國勢鋒芒畢露。在回響神殿建成的同年(公元前100年),一個將會永遠改寫羅馬歷史的重要人物呱呱墮地。他的名字將在漫漫的歷史長河中永垂不朽,這個人就是凱撒。羅馬的第一位終身獨裁官。本文開首的一段凱撒語錄,根據蘇埃托尼烏斯,這件事發生在前63年。當年凱撒37歲,他在西班牙行省既神殿度見到一尊亞歷山大大帝的雕像,凱撒在雕像前崩潰,當他想到亞歷山大大帝於33歲之齡駕崩於巴比倫時,他已經憑一己之力開創豐功偉業。反觀自己,一把年紀(37歲)仍然是一事無成。但至少知恥近乎勇,這個狀況很快就會改變。

南征北伐
凱撒高盧戰爭 (Gallic Wars) 後 (前1世紀中葉)的羅馬版圖,地中海牢牢在握,向西北歐今日既法國、比利時、荷蘭、德國進軍

凱撒高盧戰爭 (Gallic Wars) 後 (前1世紀中葉)的羅馬版圖,地中海牢牢在握,向西北歐今日的法國、比利時、荷蘭、德國進軍

公元前60年,凱撒時年四十歲,三巨頭同盟成立;前58年,凱撒知道地中海盆地已經牢牢地在羅馬控制之下,也就將他的目光投向陰暗、冰冷的西歐密林。高盧戰爭(Gallic Wars)正式開始,羅馬人腳步向北,展開對歐洲的征服。事實上,即使凱爾特部落(Celtic Tribes)劫掠羅馬已經過去超過300年,而羅馬國力早已今非昔比,羅馬人卻一直不忘凱爾特部落對羅馬造成的威脅。當羅馬在地中海擴張勢力之時,早已經征服居住在北意大利和南法的凱爾特部落。但羅馬人始終相信,一天不直搗黃龍,一天羅馬都不得安枕。高盧戰爭不同之處,在於對手不再是中央集權、有常備軍隊的文明古國,而是叢林中過住較原始生活的蠻族,所面對的既戰爭的模式亦都不相同。羅馬軍開始要面對西歐密林中的貓捉老鼠的遊擊戰、偷襲,傳統的沙場對陣戰術開始變得不適用。公元前55年,凱撒抵達西歐大河萊茵河(Rhine)的河岸。跟今天比較,二千年前,盤據西北和東北歐並非一大堆發達國家,而是零碎但好戰的日耳曼部落(Germanic Tribes),就是羅馬人眼中的「化外之民」、「北方蠻夷」。向地圖上未有標註的土地前進,一大片令人心生恐懼的深遂密林,凱撒面對的就是一群這樣的敵人。為防止在征服高盧的過程中生變,例如有日耳曼聯軍從後偷襲,他必須先發制人,至少給這些蠻夷一個下馬威,展示大羅馬帝國的天威!

進擊的凱撒

正因為這個考慮,凱撒下令羅馬軍渡河,問題是,到底應該如何渡? 可能你會答:「傻的嗎?過河當然是坐船過,難道能游泳過去嗎?」但凱撒選擇了另一個方法。他不坐船,不游泳,而是在橫跨歐洲的一條大河萊茵河修建一條大橋,讓四萬全副武裝的羅馬士兵步操過河、或是騎在馬上大搖大擺過橋。 可能又會有人問:「修橋?嘩!有沒有這必要?正所謂兵貴神速,待橋建成一切都晚了。」

凱撒當然不是笨蛋,他當然知道可以坐船過去(游泳就當是笑話吧,單單盔甲已足夠讓人在河中弱斃),但凱撒就是這樣一個意志堅定的男人。修橋兵操到對岸,是一種心理戰術,是一種向對手展示實力、展示霸氣的方法。同時讓「蠻夷」見識羅馬的先進科技,讓他們見識自己跟羅馬的差距。好,「修橋,這是命令!」軍令如山,別無其他選擇。於是羅馬隨軍工程師就開始著手設計一條大橋,可以橫跨萊茵河,可以承受40,000兵軍隊橫過,包括他們身上武器同裝備的重量,但最大的問題是:「唔駛急,最緊要快!」

那該怎麼辦?如何才能在最短時間內建成一條大橋呢?萊茵河渡河點至少有三百至四百米闊,水深有九米,而且水流湍急,如果有數年時間或許可能,但數日?怎麼可能!You must be kidding!但凱撒偏要要挑戰不可能的任務,他的手下砍伐樹林,收集大量優質木材,便開始動工。首先,安裝在船上的A字框形打樁機將木材以斜角打入河床深處,最重要的是深入河床,才可以響湍急水流中固定橋身。於是隨著每小時過去,對岸的日耳曼戰士看著這個怪物一米一米延長,還有等待渡河的四萬精銳羅馬兵鋼鐵盔甲銀光閃閃,很可能心裡已經怯了場,輸了勢。當A字型的橋柱打好左,上面就用橫樑固定,然後就是橋面,由河的西岸一直延伸到東岸。整個過程由動工到建成用了多少天?你猜猜?

修橋的方法模型:一束束木材通過重物捶打既方式以A字對向傾斜插入河床,增加水流中既穩定性,以及承受橋面和軍隊的重量

修橋的方法模型:一束束木材通過重物捶打既方式以A字對向傾斜插入河床,增加水流中既穩定性,以及承受橋面和軍隊的重量

十天。對,你沒有聽錯,是十天。你試想想,十天建成一條固定橋樑(並非連環船串成的浮橋)橫渡萊茵河,這就是羅馬軍隊工程兵團隊的威力。在羅馬的戰爭機器後面,支撐和輔助前線軍隊作戰的,就是實力雄厚的工程團隊。於是四萬羅馬兵就帶著他們全副武裝過河,進入地圖上未標示之地域。及後的大八天,羅馬軍團在河東橫行無忌。甚麼?勇悍善戰的日耳曼戰士往哪裡去了?殊,別這麼大聲!在大河上面建橋,日耳曼部族就是造夢也不敢想;他們看見羅馬人用10日就建好一條,當然是嚇得借尿遁!不過凱撒回眸一望,他今次戰爭的目的是高盧人,不是日耳曼人,於是十八天後就退回河的另一邊,繼續他對高盧的征服。完事後,他不忘將橋拆除,以防日耳曼人借機渡河。從此以後,凱撒以一個古典時代的超級工程,向世人宣示「我想往哪裡就往哪裡,我想做甚麼就做甚麼」!
其實這個故事還沒有完結,兩年後,凱撒再次渡河攻擊邊境的日耳曼人,而方法跟第一次是完全相同的。數天之內起好一條橋,打戰役完結後就將之拆卸。河東邊境的日耳曼人,連反抗的膽量都沒有。到了後期,萊茵河這大河上至少有四條羅馬橋樑,而支流上就有更多的羅馬橋,當中包括今德國境內的特里爾(Trier)羅馬橋,屬於石材混凝土的永久結構,一直沿用至今。

羅馬人用作修橋的打樁機的復原品

羅馬人用作修橋的打樁機的復原品

 

華麗的中央

龐培劇場(公元前55年)

劇場,希羅文化的核心
希臘劇場的設計是依山而建,不適合極度擁擠的羅馬城

希臘劇場的設計是依山而建,不適合極度擁擠的羅馬城

隨時間過去,羅馬城因帝國國力增長,掌控了所有地中海海運線路後大批外來人口湧入而變得擁擠,而民眾對於娛樂的要求亦越來越大。在前2世紀,羅馬城內開始出現大量臨時搭建的劇場,上演的包括樂器演奏、話劇、角鬥、鬥獸、戰車比賽等。話說半圓劇場是由希臘人發明,希臘人利用聲學特性設計劇場,表演者在臺上面演講不用擴音器就可以讓場內幾千人聽到,這些都歸功於他們的創新。在希臘文化全盛時期,半圓劇場這個設計更加隨亞帝東征傳到中亞地區,甚至連阿富汗東北部也有,設計的基礎理論一直沿用至今。但希臘式劇場有其局限性。希臘人的劇場必須依山而建,利用山體自然的坡度,在上面搭建半圓形的石砌坐位。詳情可以參考雅典(Athens)、巴格門(Pergamon)、以弗所第(Ephesus)希臘城市的劇場選址和設計。然而在公元前1世紀以先,羅馬城並沒有永久性的表演場地。臨時以磚木搭建的劇場和賽車場人山人海、塵土飛揚,充斥著招攬生意的商販和妓女。在這種環境之下,火災就成為揮之不去的夢魘(想想香港1918年的跑馬地馬場火災,當時的馬場就跟羅馬早期類似,都是用木棚搭建的看臺)。

希臘式設計(左)和羅馬自立式設計(右)的分別,羅馬劇場能在平地上建造

希臘式設計(左)和羅馬自立式設計(右)的分別,羅馬劇場能在平地上建造

名留千古

到了前1世紀,羅馬財力已經相當雄厚,而羅馬城內對永久性表演場地的需求同樣日益高漲。在世紀中葉,羅馬的寡頭政治落在前三巨頭:凱撒(Julius Caesar)、龐培(Pompey)、克拉蘇(Crassus)三人手上,當中以凱撒和龐培對外的軍功最為顯赫。龐培在希臘米蒂利尼(Mytilene)受希臘式的劇場啟發,加上回到羅馬的凱旋式後他希望借建立偉大的建築盡可能爭取民望,以及讓自己的名字得以永垂不朽。於是他在前61年解散軍隊回到羅馬,開始跟元老院周旋,說服他們批准在羅馬建造永久的劇場。他成功化解了元老院的阻力,於是羅馬第一座永久劇場在前59年左右動工,前55年落成;它開創先例,成為羅馬最早的永久性劇場。當然,龐培這些大人物,當然不會忘記用他的名字命名偉大的建築,這樣才能襯得上他的身份、地位和權力。龐培劇場直徑達150米,高35米,將山頂位既神殿計算在內足足有成42米高(相當於12層樓高)!坐位有16排,表演舞臺31米長,可以容納1-2萬觀眾。足以堪稱一個令人嘆為觀止的建築奇跡。

宏偉至極

或許你會問,龐培劇場有多厲害、有多創新?剛才提及希臘劇場是利用城市的衛城山(Acroplis)依山而建,雖然羅馬也是七丘之城,但如果想要人口稠密的市中心興建,就會比較棘手。但龐培並沒太在意,他的劇場不需要「靠山」,他採用了當時羅馬人最新發明的建築技術,先用混凝土將劇場的核心澆灌成半圓形,由於混凝土有足夠強度,可以支撐上面一行行坐位的重量,於是龐培劇場就成為第一座自立式(free-standing)的永久性劇場結構。而且在外圍建造的多層式拱廊一直到建築物頂部,可讓觀眾入場、退場。這些拱廊陳列不少羅馬的戰利品:雕塑、畫像之類,讓入場的觀眾欣賞。最頂一層的柱廊更加用上埃及南部亞斯旺採石場生產的粉紅色花崗岩,山長水遠利用船隻運到羅馬作為建築材料,可謂費盡苦心。但龐培的野心不止半圓形劇場,劇場舞臺前面和一組龐大的長方形建築物相連,建築物長180米、闊135米,可以輕易容納一個國際比賽的足球場。

龐培劇場正面及背面復原圖

龐培劇場正面及背面復原圖

屬於人民的宮殿
龐培劇場鳥瞰復原圖

龐培劇場鳥瞰復原圖

龐培劇場可以說是一幢屬於公眾的宮殿。當時羅馬仍然是一個共和國,元老院(Senate)為最高的權力機關,而羅馬人民亦有很強的議政、參與政治的傳統,直到羅馬帝國元首制時代,羅馬仍然掛著「元老院及羅馬人民」的國號。羅馬的榮耀,就是元老院和人民的榮耀,人民有權共享國家的成就,而政治家獲取民眾的支持,或是討好他們,是非常重要。於是龐培劇場栽種從帝國各地搜羅奇花異卉的花園、花園列設大理石柱廊、各種藝術珍品、有全日供應免費食水的噴水池、有休憇處、會議廳,地面上鋪砌大理石馬賽克。諷刺的是,當中一個讓元老院開會的會議廳,正正就是前44年凱撒被行刺身亡之處。

劇場內部各部分:紫色觀眾席,橙色舞臺,紅色演講臺,淺藍佈景

劇場內部各部分:紫色觀眾席,橙色舞臺,紅色演講臺,淺藍佈景

小結

落成於前55年的龐培劇場為羅馬城由一個平平無奇既天際線蛻變成世上最偉大的城市揭開序幕。在此後的幾百年間,羅馬就如一塊磁石,吸引整個地中海地區所有最優秀建築師,成為他們互相競逐榮譽的試驗場,情況一如當代的杜拜。一幢又一幢前衛的建築拔地而起,優秀既建築師利用前2-1世紀奠下的技術基礎予以完善,不斷挑戰古代建築極限,超級工程充斥羅馬的天際線。凱撒在邊疆的軍事工程,帶來了奴役和征服,而征服,則帶來了龐大的財富。財富流入帝國的心臟——羅馬城,邊疆的血,成就了帝都的華麗。當龐大既劇場彷彿空降城中同時,羅馬的黃金時代已經悄悄到來……

 

《超級工程:羅馬是怎樣建成的》 系列 第一季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