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十個看此文的,九個以上都不知道我是誰,那麼我都需要自我介紹。我就是那個經常被報紙稱呼為「單挑亞視」的網民,香港七百萬人只有我一個敢在過百藝員及幾十個記者前,表達對於亞視的不滿。儘管我去電視台示威得到無數人的訕笑,得不到家人及朋友的認同,但我仍然不時為香港的電視議題發聲,原因就是我心中的一句︰為甚麼香港人甘心在電視議題中沉默?

每個議題都會有不同的人物發聲。政治上無論左中右,從蘭花系以至到愛字頭,都有不少人發聲;偏偏電視這個議題,除了建制派組織,就沒有其他人發聲了。自從1978年佳視倒閉之後,香港一直只有無綫及亞視兩間免費電視台,八九十年代兩台的不少電視大戰,我不說都會有人記得,那時電視充滿生命力。到今日,電視界經常給人批評死氣沉沉,不少人轉投網上世界,香港人何嘗為香港電視界做過甚麼?

記得2009年兩台的牌照中期公聽會上,不少香港人的不滿終於爆發,炮轟兩台製作不少垃圾節目,更有聲音支持有更多免費電視台。正因如此,王維基、有線及NOW才會去申請免費電視牌,但估不到這個是條崎嶇的道路。由2010年至2012年,香港人有幾多個真的發聲想要更多的電視台?估不到,香港人未發聲亞視就先發聲了。亞視號召過百人在政總,王征帶頭「破地獄」反對發任何新免費電視牌,香港人你有憤怒了嗎?為甚麼只有我一個到亞視示威,而當時無任何政黨敢在亞視示威表達不滿呢?

正如無綫藝人那些「不平等條約」,為甚麼藝人要在其他電視台講普通話呢?他們根本就鬼上身,如果不看字幕,會以為他們正在唸符!工聯會、職工盟何時為他們發聲?香港人對於這個局面維持多年竟然可以無動於衷,真是傻的嗎?我終於等到有機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在無綫記者訪問我時講普通話,難聽到逼她叫我轉回廣東話,現在藝人可以在不同電視台能夠以廣東話暢所欲言,這不是基本權利嗎?竟然要通訊局出手罰無綫才能糾正,試問有幾多個香港人真的發過聲?

香港人對兩台的不滿,永遠都是等多年一次的牌照公聽會才一次過爆發,今年初兩台續牌公聽會,不少人仍舊炮轟兩台,但我想問,你不是天真到以為無綫不能續牌吧?至於亞視,無論通訊局的建議如何,行政會議內的一男子自然會保證能續牌吧!今次發聲以後,難道等到2021年牌照中期公聽會再講呀?

2010年,當時政府諮詢三個免費電視牌照申請時,反應相當冷淡,不少人以為政府一定會發牌,根本不用發聲。但一年又一年地過去,不少撐發牌的集會只有小貓三四隻參加,直至港視失落免費電視牌,香港人才如夢初醒,才有十萬人抗議,但那又何用?王維基已經準備開始打長久的法律戰,再次申請免費電視牌,但……你覺得政府今次敢再逆民意嗎?

香港人一方面說想有更多的電視選擇,另一方面又愛理不理,對於獲政府原則性發牌的奇妙電視及香港電視娛樂何時啟播莫不關心,又對於現正試播中的港台電視頻道無太大興趣,香港人甘心一次又一次被無綫及亞視玩弄,政府這樣做事豈不活該?

在很多議題,大是大非前,我只是一個毫不顯眼的配角,但估不到理應家家戶戶都有的電視議題上,我就要上到最前線,甘心做別人的笑柄,受到電視台的杯葛,為的是講一句公道說話,香港人為甚麼甘心在電視議題中沉默?為甚麼甘於逆來順受?難道你就要認命嗎?香港人,別做沉默的羔羊,發聲吧!

作者:曾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