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們活著的世界最重要的,是善與惡的比例,要維持平衡。 Little People這東西確實擁有很強的力量。 不過他們越用力,對抗那個的力量也自動增強。 這樣世界才繼續微妙地保持平衡。 」

-村上春樹,《1Q84》

當時看到這句話,還覺得1999。 但當前我徹底明白,說的就是黑格爾的其中一個哲學理念: 當一個意見被提出,相反的意見必會出現;而且該意見愈大,相反的意見亦愈大。

看看香港的政治環境,惡劣之極。你或者會覺得普羅大眾香港人不願起來反抗,又或是和理非非。 他們不曾發聲,又未對社會時事表態,也許這只因港共政權的手伸得未夠長,故反對的聲音未隨之生長。

那一大群的「和理非非」,就是純淨潔白的羔羊,幸未被港共觸及。 他們是Werner所述的偏向經濟的經濟狗。 以社會的客觀角度來看,港共的手還短,還未搞亂香港的各方面人士,我們心想革命時機成熟,純屬天真單純的過敏反應。 要革命,還待社會普羅醒覺。

革命不是一兩個人,亦非一朝一夕的事。 我們要聚眾,養精蓄銳,且待「和理非非」的一群徹底受支那的衝擊波摧殘,他們先會成為相反於港共勢力的新血。但現在來說,他們仍是中立的一群。

港共封鎖公民廣場,是他們自認專制極權的里程碑,但煩請諸位且慢! 時辰未到,還不是革命的最佳時機,皆因港共的力量未夠強,所掀起的相反力量亦弱小。若太早行動,只會招致失敗。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我們必須靜候東風,一下出擊,摧枯拉巧。

昔日的革命,都由於歷史上一條明顯的導火線。但我們無法前瞻未來,去得悉哪一條才是導火線。但肯定的是我們可以親手創造那一條線,再點燃。 所以不好輕視自己所擁有的力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黑格爾那套哲學理念其實還剩一點,就是:最終會黑白雙方結合,蹦出一個更好的solution。 我相信她就是革命。

 

作者:宇宙總統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