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保祿中學女「狀元」黃曉晴接受媒體訪問,被問及對佔領中環的看法時,說:「唔好意思,呢條問題(佔領中環),我哋學校唔係好准答」。

女狀元據說立志讀法律系,幫助社會上的弱勢社群,那麼筆者建議她去看看《逆權大狀》,這套以韓國前總統盧武鉉事跡改篇的電影。

主角是一名高中畢業,靠自己辛苦打拼而取得成功的律師,他沒有女狀元的偉大理想,做律師只為了錢。他先做產業登記,後做稅務律師,就是為了賺大錢讓家人搬離滿是老鼠的家,住進豪宅去。在電視上看到遊行示威,他會嗤之以鼻,說示威的大學生在浪費青春,徒勞無功。

直至他的恩人來求助,說兒子不見了,他陪恩人到監獄,原來她的兒子被警察逮捕了,打得遍體鱗傷還被控危害國家安全。那時候的韓國正處於軍事強人全斗煥的獨裁執政時期,人權備受打壓,不少異見分子被打成「共產主義者」、「北韓特務」琅璫入獄。關於反政府言論,就不是「學校唔係好准答」這麼簡單了,而是隨時會被捉,被屈打成招,遊行示威會被「嚴正執法」的警察血腥鎮壓。恩人的兒子,就是僅僅因為參加大學的讀書會而被補。

律師毅然擔任辯護律師,發現韓國的《國家安全法》中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法庭審案過程中也有許多違法之處,就只是因為犯人是觸犯了《國家安全法》,就要受到這些不公平的對待。至警察借「依法辦事」為藉口亂來、法庭偏袒當權者、對異見者進行恐嚇,甚至有「愛韓力」到法庭支持政府等等,這些令人熟悉劇情就不再多說,總之就跟現在的香港越來越相似就是了,觀眾自己入場看就知筆者所言非虛。

主角在辯護過程中聽到很多的「勸誡」:同事勸他不要碰這燙手山芋,賺錢才是最要緊;一起擔任辯護律師的同仁勸他不要破壞法庭的「遊戲規則」,為被告爭取減刑就算;連太太也勸他退出,但主角還是堅持繼續下去,只是因為他相信憲法寫明的一條:國家主權屬於人民,人民就是國家。

女狀元或者怕支持佔中影響前途,日後「埋唔到堆」,反對佔中就怕被口誅筆伐,聽到某些人的「勸誡」後,最終想出了這樣的一個「學校不准答」的下策來。然而這決定只怕更蠢,不論支持或反對佔中,始終是自己的想法,但是說不准你答你就不答,就是代表沒有主見,盲從權威,最後予人的印象只有更差。

若果她讀法律真的是為了你口中的「扶助弱勢社群」,真的要做一個爭取公義的律師,面對任何議題你都應該勇於發聲,而不是某某唔係好准你答,你就不敢答。

看《逆權大狀》,就會知道該如何當一個真正的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