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八十後青年作家韓寒,在他高中一年級時摘下了首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其後出版首部長篇小說《三重門》,至今銷量超過五百萬冊,震動文壇。然而,也是同樣的一個韓寒,在高中期末考試七科不合格而留級,其後更主動退學。不要說進大學了,就連高中都唸不好,這樣的人能得到成功嗎?這在當時就引起一陣議論:到底我們的社會是需要中英數理化皆能的全才,還是在某方面有突出表現的專才?

那個討論並沒有結果,然而韓寒仍然繼續走他的路:在網絡上批評中國時政,成為內地意見領袖;參加賽車,曾經是中國排名第一的車手;成家立室,生兒育女;自編自導的電影也快將上畫了。不管這社會需要什麼樣的人才,韓寒還是生存下來了,不但如此,甚至比我們當中很多人都要活得更滋潤。

今日是文憑試放榜的日子,很多人都十分關注黃之鋒的成績(縱使壓根兒與他們無關),結果是他考得不好,要去報讀副學士。對比起一眾喜孜孜的「狀元」,黃之鋒臉上欠缺笑容,長年累月受同一套價值觀洗禮的你和我,很自然地就將這邊的人定性為「成功」,把那邊的人定義為「失敗」。

但老實說,你較關心那一位?每年都出現一次,那些面目模糊的狀元?還是獨一無二的黃之鋒?

狀元們無不例外被問到會報讀大學那一個科目,大部份人也毫不驚喜地選擇報讀醫科或法律系,每一位天之驕子都很會說漂亮話:讀醫的是因為被醫生救急扶危的精神感動,而要做律師是因為他們有正義感,絕對不會提到一個「錢」字。其中一位女狀元,前一句還在說讀法律是為了幫助社會的弱勢社群,爭取公義,下一句被問到有關佔領中環的問題時,她卻說「這問題學校不准答」。可笑的是當她連為自己的一張嘴爭取公義都不敢之時,怎能教人相信她能幫助他人?

黃之鋒今日的態度令人有點失望,我不是在說他閃縮,又或選擇性公佈成績,我失望的是他心中不期然已視自己的成績為醜事,把自己曾經努力過的結果視作羞恥,這不是曾經阻止國民教育科推行的學生領袖該有的風範。

沒錯,在今日的香港,說什麼「考試分數不代表一切」確實是有點虛偽,但若果那個人是黃之鋒,卻的確可以成立。

我不知道黃之鋒未來想要做些什麼,但假若他真的要踏上從政之路,則根本不用念大學。

請問參選立法會議員需要持有什麼學位作為資格?

又假如,黃同學其實不想從政,請他看看拙文首兩段。

一個高中都唸不成的少年,也可以憑自己的毅力走出自己的路,而且,那是在中國。

黃同學,或許你看不到這篇文章,也許你覺得寫文的那個人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但真的,相比起要召集十多萬港豬包圍政總,「考得低分但仍能成功」只是一個很簡單的挑戰。

前者你都做得到,還怕做不到後者?

如題,不要讓成績表束縛你的翅膀,你跟某些翅膀已經萎縮的狀元不同,你還能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