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聊天,聽過他們有曾經嘗試游水過維港的痴線老豆、有不問蒼生只問鬼神的迷信老母、有拳腳相向揮刀舞棍的反叛細佬,也有胸圍底褲亂撒一地的邋遢家姐。家人從來跟特首一樣,輪不到我們話事。男人生命中可以自主選擇的,只有兄弟和女人。

 

兄弟有的陪你吃喝玩樂,有的與你患難與共,卻甚少左右你的價值判斷和人生路向。但女人就不同了,她們喜歡對男人的一舉一動指手劃腳,晚上在你枕邊喃喃細語,灌輸有的沒的;你沒聽她講切線,她就大發雷霆--即使那是一條雙白線。從行為心理學(Behavioral Psychology)的角度看,女人透過賞罰成為主宰男人行為、習慣、乃至人生的導師,跟訓練貓狗寵物如出一轍。

 

倒過來說亦然,盲鼻菩薩愛吃蔫豬頭,羅密歐自會追求茱麗葉:怎麼樣的男人,就會選擇怎麼樣的女人。

 

所以,要知道一個國家的文化,看他們的廁所;要摸清一個男人的底蘊,得看他的女人:

 

如果你的女人除了樣靚波大皮膚白外,一無是處,那麼你就是美學意義上的形式主義者(Aesthetic Formalist),認為世間萬物只是顏色、光暗、對比和幾何。

 

如果你的女人戀愛歷練比張小嫻想像出來的還要豐富,前度可以在擺酒時坐滿一圍,你跟她說:「不要緊,沒有跌過妳又豈會變得堅強呢?」那麼你就是典型英國的經驗主義者(Empiricist),否定知識可以無須親身體驗而學習。有天你會從ifc跳下來,因為你沒試過不知道會死。

 

如果你的女人水性楊花,喜愛夜蒲,以結交鬼佬為樂為榮,一雙藕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人嘗,那麼你必然是馬克思主義者(Marxist),認為生產資料應歸公有,反對任何私有財產,並主張工人無祖國,準備在蘭桂坊成立第六國際。

 

如果你的女人自我中心,愛發牌氣,更愛收兵,要求男人百般服侍,聲稱:「我只是想有人錫之嘛!」那麼你肯定擁護貴族主義(Aristocratism),認為某些人生來就有高於常人的權利和低於大眾的義務,照顧她是忠誠、是應份、是恪守騎士精神(Chivalry)。

 

如果你的女人心繫地產,對港九大細樓盤瞭如指掌,沒私樓不嫁,有樓則加寫她的名字,那麼你必然是地緣政治學派(School of Geopolitics)一員,認為有棟怎麼樣的樓決定你是怎麼樣的人、有怎樣的想法、說怎麼樣的話、吃怎樣的雞髀。

 

如果你的女人成天將「上進心」掛在口邊,每次你都用洋洋灑灑的「十年大計」給她希望,那麼你們都是金融資本主義(Finance Capitalism)的支持者:你是發行股票的財閥,消費著未來不知能否兌現的願景,她是追看股市動向的買家,每天期待單車變成摩托。

 

如果你的女人談及女兒的言論自由時伏爾泰上身,轉頭卻要求公眾輿論禁聲,雙重標準,動輒向一篇尋常不過的社評拋出譴責、憤慨、遺憾、涼薄、刻毒、惡意、淺薄、無知、冷血等詞,邏輯紊亂,轉移視線,惡形惡相,大聲夾無準,那麼,你甚麼都不是,你只是說謊成性的仆街陷家鏟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