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此文章為對梁佩瑚在七月一日《太陽報》文章《可怕的城市》之回應。

你知道香港已變成一個可怕的城市。你知道這個城市可怕這還真有趣。我還以為會像你這樣説的人,不會懂香港的醜惡,以為安然處身烏托邦之中。既然你知道事情出了錯,我實在不能解釋為何你不問:「為甚麼?」

當一個人見到自己家中浸水,你可會説:好好好,隨它淹,反正自己沒有後代會承繼屋子,所以隨它淹好了。一開始不過走路會有水聲嘩啦,之後你要涉水而不能踱步,最後你的腳再碰不到地。這水可能要淹五年十年,可能你死後才沒頂。怎樣都好,你不介意,對嗎?你説你不想深究你的家裏哪條水喉漏水。

你還説不想子女每日帶着刀遊行示威。哈,也許他們就像你,不理政治,不投票,不上街,那有甚麼好擔心?反正你都能這樣活下去了,他們為甚麼不能?不過到時他們還是會受苦,他們苦的會是衣食住行,買不到生活用品,因為這些不是賣給他們的,是留給水貨客,供給全中國的。哈,你的孩子,憑甚麼用留給中國人的日用品!

別以為這個城市發生甚麼與你無關,這城市的事,就是你的事,就是政治。你的家附近開的是金舗還是平民茶餐廳;你最喜愛的小店為甚麼倒閉了;就連一碟炒飯的價錢,都是政治。

你不明白為甚麼生活越來越困難?我來告訴你:

旅客越來越多;

店舖服侍高消費力的旅客而非本地人;

做旅客生意的店舖較富裕,可以提高租金,租更多店面做生意;

其他行業無法競爭,一是倒閉,不然就提高價格。

那你現在明白嗎?

也許你最終會想問,起碼我希望你會開始疑惑,為甚麼旅客會這麼多?你覺得這是市民控制的嗎?不是。是政府。

如果政府有聆聽市民聲音改善的話,現在情況會越來越惡劣嗎?不會。

那你能明白為甚麼其他人要冒太陽冒雨上街嗎?我們不是甚麼被虐待狂,不逼在人群中不開心。我們也想享受生命,只是我們知道不可以。由於我們有深究,我們有問為甚麼,我們想解決問題,我們才得出這個結論。若然我們依舊甚麼都不做,那麼能夠享受的日子永遠不會來到,只會離我們越來越遠。你白白享受我們努力的成果,還説自己沒有任何責任,甚至沒有了解的責任。

個人意願。很多事都可以套上這個名銜。你可以説:我要每天大開冷氣,因為我不要人云亦云地環保。那你為甚麼不去了解?你不去了解為何人們要這樣説,就直接説你不要做?這樣叫逃避責任。

你可以説:「我這種高等的人付得起錢,物價高又如何?我不需顧忌你們這些貧民的生活。」你可以這麼説,你的罪,就是爲虎作倀。別以為你能平安地帶一個無罪的光環。

有問為甚麼孩子要上街嗎?他們在代你受苦。他人的孩子,為了自己的生活,為了你沒有盡的責,要走上街頭,不然就要冒上某日流浪街頭的風險(樓價,租金太高付不起之類,我想你能看到中間的關係)。只是因為他們不想受更多苦,才咬着牙現在走出來。他們想嗎?他們不想。你在讓他人的孩子受苦。關心社會是你的責任,你不負,別人的孩子就在你的腳步後受苦。當然,你不會見得到,因爲你不覺這與你有關。

放心,樂於無知沒有即時的懲罰。「無知」不會拿着一把刀追殺你。更奇妙的是,就算你一天死於無知,你也不會知道。

當這是一個請求好了。致所有和你相像的,離地的人:請不要樂於無知。

作者:saynoto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