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由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改成的新歌 《問誰未發聲》,激勵七十萬人參與「6.22」公投和大約五十一萬多人在「七一」上街,高潮過後和理非非完場。 表達聲音已經非常清晰和響亮,但過了一天,政府連最簡單回應都沒有。

在七月一號晚上至二號早上八時三十分,小弟一直坐在電腦前看網絡直播由學聯發起的小型佔領遮打道。係小弟眼中,十七年來終於算有「似樣」的社運。

這次小型「佔中」的活動參加者大多數都是自發的,這時候我不斷問自己和朋友,平時大聲說要佔中的人在何處?不是有政客說會到場一起支持佔中嗎?還有所謂的佔中發起人,平時大聲地說要公民抗命,在公民抗命時他們又在做甚麼?一句「未係時候」,就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大睡一覺到天光。 可惜,時機不會等人,當時現場士氣激昂,如果有多幾千人出來支持,政府一定被逼回應。

當看到現場的主辦單位被抬走後,未被抬走的示威者仍然大聲高呼和高歌抑壓內心的恐懼, 尤如鐵達尼號沉船,將要面對死亡。 這一幕幕的清場場面震撼人心,在警方包圍外的支持者,也因為人數不多結果也無能為力。

從「七一」和「佔領遮打道」一役可以看到口號式抗爭再次失敗,覺醒的人也幫助不大,因為醒了又代表會幫手嗎?事實告訴我們,不一定。 我們不斷想喚醒港人,一起爭取公義, 這是太理想化港人的心態。小弟有不同階級的朋友都算已經覺醒, 但要他們上街或抗爭簡直是天方夜譚。因為他們怕失去工作、太累、怕危險、沒有時間…等等,成千上萬的藉口。大家還想花多少時間說服他們?我們還有這樣的時間嗎?

五百一十一名市民可以導致警方用多過一倍的人數封鎖街道,一齊癱瘓遮打道,試想有五千人會如何? 香港不缺覺醒的人,也不欠聲音,欠的是決心。

作者:小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