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又濕又熱,雨汗交織,蒸騰的濕氣在警察封路下無處遁逃,被逼徘徊在9萬2千人腋下,一時臭氣薰天,卻未有消磨群眾的意志。

真正消磨意志的,要從維園外說起,先有民協派發的綠藍黃三色、上印足球圖案的「示威工具」;甫進維園,馬上聽到民陣MC在臺上高呼「畀啲掌聲自己」,並樂此不疲地玩弄「好唔好?」「好!」的把戲,然後歡呼振臂,肢體搖曳,開始他們的重頭戲,先唱最新派台的《問誰未發聲》,再來Beyond的《海闊天空》、《不再猶豫》,繼而摻雜幾首嗡不出名的社運膠歌,當然少不了社運金曲十連冠《自由花》,還有意想不到的《Imagine》。說這不是唱K、不是嘉年華你信不信?反正我就唔撚信了。

兩小時過去,猶困在維園內被逼跟這班弱智共處一地,耐性快將掏空之際,他們竟然大聲宣佈:「我哋行得出呢個維園已經係贏咗!」挑那星,我竟然有幸參與復刻《出埃及記》!

天黑,終於離開維園,沿途民陣又設一堆街站籌期,他們說:「我哋搞呢個遊行大拿拿洗幾廿萬嫁,果啲音響呀盛好很貴嫁!」頂你個肺,唔提音響猶自可,一提真係把九幾火。畀幾廿萬你哋唱K?不如全部買落阿爾及利亞奪冠,起碼有幾千分之一機會贏幾億幾返來做革命資本。

如此一輪功夫,香港人累積了一整年的戾氣又再消磨得七七八八,今天又再返工,下年七一再見。

看看遮打道、政總的另一邊廂,又看看維園的這一邊廂,你還要遵從大會指定遊行路線和大會dress code,繼續endorse這班社運翹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