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與女性朋友談論起香港的男女現狀,她說:「最近Lancy同我講,佢想同佢男朋友分手。」

我大感驚訝,我印象中Lancy與他男朋友談了六年的戀愛,雖然我不知道內情,但六年了,不是一個小數字,前陣子不才聽見他們被催婚嗎?朋友說:「Lancy同我講,佢話佢男朋友仲未儲到首期,佢開始覺得辛苦好迷惘。」

我聽完,心諗一句:x!原來又係為層樓。先旨聲明,我跟Lancy不熟,但她在我心目中不是向錢看的女人,她今年26歲,大學時跟現在的男友相戀,男友不是神科出身,也是諗商學院的,好歹是個BBA。她男友工作境況我不清楚,但出來工作那麼多年,總應有點低本。女朋友又說:「Lancy又無講得好明,只係,佢開始唔知未來會點行,就算佢依家結婚,申請公屋又黎唔切,又過入息限額,佢地兩公婆都只能捱貴租,甚至屈埋同老爺奶奶住。」

這件事令想起身邊另一名男性朋友David的案例。David是中文系畢業,三十有二,畢業後若干年找了一份物流的營運工作,做了N年都還是「junior」,他說:「對上個班,唔係鬼佬,就係大陸佬,你想升上去,得嘅,靠人脈囉,但都要人地肯睇得起你。」古語曰:三十而立。而Daivd卻三十而困頓,他想轉行,但又怕要重新來,前路茫茫;他想堅持,但現實又擺在眼前。最重要的,是他跟我說:「上一次拍拖已經係三年前,咩原因分手我都唔係好記得,最慘既,係見住身邊細過自己既女同學女同事結婚,我唔知佢地老公係咩人,但你會覺得自己既可能性愈黎愈細……」

筆者不是想要批判Lancy現實,也不是無條件地幫David講好說話,我相信一句話:「貧賤夫妻百事哀。」亦相信另一句話:「青春易老。」男人也好,女人也好,上天分配的時間都一樣,男人壯年時花盡心力往上爬,女人則希望衰老前泊到好碼頭,大家都是為生活,不但不是現實,甚至其志可嘉。但到了有天你/妳,都發現實爬不上去,而且你有努力過,結果還不如那些離地中產,咬著一層私樓出世,到海外讀書,回流打了幾年工,又買樓回到加拿大去。而你/妳呢?無樓﹑無錢,無事業,無前景。

類似Lancy與Daivd的案例大有人在,比Lancy更現實,比Daivd更不堪的景況亦屢見不鮮。愛情不能當飯吃,但男女關係的本質,是否應該只是找到「歸宿」,大家真心付出,在紛亂的社會中建立一個安樂窩?曾經何時,26歲的David身材俊朗,文質彬彬加三大出身,被身邊女性朋友喻為「荀盤」;曾經何時,23歲的Lancy安心為生活打拚,大家都說他的男友「執到」。什麼時候,所有事情都變了?

歲月匆匆,香港人總是善忘的。大家不但忘記了曾經的美好,也忘記了責怪身邊人的同時,有問題的其實不是香港人,不是七十後,八十後,而是整個大環境。「愛情」是憑感覺,但「相處」就是現實,你的生活必然會影響到你跟你的另一半,當一眾港囡說要「百萬港男」,又有否想過,今天的「百萬港男」,全都是社會上的某個階層,而真心為你拚的那一群,卻只能淪為「二十萬港男」。

哪個女人不想自己的另一半可以事業有成,不求發達,但至少收入穩定,又能乖乖待在家裡陪你看《來自星星的你》?
哪個男人不想自己的另一半賢良淑德,不求情趣,也至少可以執子之手,與之打拚?

問題是,今天在香港人身上,這些可能性為什麼都一點一點流失了?我們聽見的,都是買不起樓,結不了婚,三十歲仍然苦無出路,在轉工卻不轉之間猶疑不決。

港囡們,我知道你們都是想有嫁個好人,嫁個有未來的男人,女子不立危牆之下,但香港卻滿是危牆。如果妳地識得為自己未來著想,就應該去衝擊政總。男人都是靠虛榮感維生的動物,假設抗爭成功,香港生機重現,年年有人工加,工作充滿前景,樓價一回落,妳會發現當日你嗤之以鼻的「剩男」,今天都是充滿自信,昂首闊步的荀盤。行動吧,港囡們,為了你們的未來,投入抗爭!

PS. 記得去政總時打卡自拍,會爆「LIKE」。

作者:柚木熱內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