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今日運行的一套民主,是經過多年的演變而成,而這條民主的路本身就是特權層級與普通巿民在長久的磨合下產生的一條雙的路,中間有多少人在這條路上流血與失去性命,只要隨便拿起一本西方現代史都會明白走過這條路一點也不易。就是因為事情涉及到整個社會,可能只是一件小事都能掀起翻天巨浪,令意見不合的人大動干戈,最後雙方人財兩失,於是演化出兩樣很重要的東西出來:示威與協商。

事情如果只是涉及簡單的利益或權力上的分配問題,大家可以藉由協商去把利益權力重新界定。但有更多的事情不是單單協商便可以解決得到,而要藉著武力手段對另一方進行脅迫,社會上的暴力事件因而無日無之,於是又經過漫長日子的演變,暴力衝突演變成今日大家看到的遊行與示威。社會各方的矛盾通過這些儀式去表達自己的意見,而當權的一方又必然會因為這遊行示威這種儀式而直接面對和處理矛盾時,終於變成我們今日眼中所謂的「文明社會」,沒有暴力,沒有流血,只有儀式。

沒錯,遊行的本質,就是把暴動儀式化之後的結果。你覺得遊行很文明嗎?你有沒有想過,舉行一場遊行,本質上就是發生了一場暴動!但隨著時間過去,人們忘了遊行示威的本質,還要為了這些儀式越來越馴化而自豪。

原本,當權者能夠適切地面對遊行示威這儀式背後所代表的意思時,社會矛盾的確有商討的空間。但偏偏港共就是看輕了遊行的意義,將遊行判定為無牙老虎,不足為懼,更打著商討的名義拒絕商討(我想大家不會忘了『建基於正苦不會改變立場之下歡迎小屎民跟正苦有商有量』這名句吧),迫得遊行示威失效,迫得遊行示威慢慢還原成暴動。古時中國其實亦有類似機制,禮樂就是把當權者與巿民之間的衝突儀式化的結果,而禮樂崩壞正正就是有人無視儀式,當然,後果大家亦能由中國的歷史上看得清清楚楚。那麼未來的日子,大家只會見到社會衝突越來越激烈,血腥,甚至能夠預見到終有一日會有人命傷亡,那麼問題是出在人民身上,還是先把禮樂崩壞的當權者手上?面對禮樂崩壞,你還有臉去責怪巿民不夠和理非非嗎?

股評人在科網爆破前都指巿盈率不能應用於科網股;社會學者指中國的 GDP 數字不能用現行的一套去理解;共匪不停的說西方的一套民主不能應用於中國人的地方。總而言之,歷史會說明一切,世界不是既得利益者(包括共匪)說了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