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的初夏,筆者暫且拋下香港的繁囂鬧市,奔赴飛往赫爾辛基的航班。有幸踏上斯堪的納維亞的土地,走訪挪威、瑞典、芬蘭三國,十五天的行程難免走馬看花。然而從挪威的雪峰峽灣,到千湖之國芬蘭,筆者對北歐的印象,除了大自然鬼斧神工外,當地的政治、社會、民生亦同樣令人印象深刻。當時正值香港反國教運動民意沸騰之際,政府時有資助學生參加到中國考察團,然而這類考察團內容報喜不報憂,為專制極權國家塗脂抹粉,明顯有洗腦之嫌。筆者決定反其道而行,遠赴在幾乎所有生活質素指標皆在世上名列前茅的北歐,考察「北歐模式」,親身體驗一節不一樣的「國民教育課」。

為甚麼筆者會認為北歐是國民教育考察的理想地點?原因無他,因為北歐的國民意識和人文質素無疑是成功例子。旅途中偶遇的北歐人幾乎無一例外表現坦率自信,與某其他國家的虛偽自卑形成鮮明強烈的對比。不論是在挪威開懷大笑高呼"Norway is the best"(挪威是最棒的)的學生們,還是在芬蘭再三強調請筆者飲的「KARHUA」是芬蘭國產啤酒的青年人,北歐人的愛國情懷是那麼的率直、自然。他們的身份認同,不表現在肉麻而空洞無物的口號上,而是表現在對社會的責任感,對家園和生活的熱愛之上。在北歐諸國,筆者從不見政府鋪天蓋地的洗腦宣傳。大街上沒有掛滿國旗,每晚播放新聞前也不見放映任何歌功頌德的短片,然而與之同時,卻見民眾在車上,還有自家房子門前自發地豎立的旗桿。談到這裡,筆者不禁要尋根問底,北歐式的和諧社會從何而來?

若我們從歷史角度看,北歐確實並無太多可供精神自慰的輝煌史;比之世上數個源遠流長的文明古國,他們更顯得相形見絀。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地處歐洲極北,此地氣候苦寒,生活艱困,因此自古處於已知世界的邊陲。當地中海古希臘、羅馬文明繁盛之際,斯堪的納維亞仍是未受文明洗禮,茹毛飲血的不毛之地。在中世紀期間,維京海盜的凶殘更令歐陸諸國為之顫抖。北歐諸國融入歐陸主流文明圈,至今不足千年。直到近代,北歐的工業化發展比之英法等歐陸大國姍姍來遲。然而嚴苛的地理條件,亦孕育出當地獨特的社會風氣和文化特徵。

我們不妨看看北歐各國政府是如何優待國民。北歐擁有優厚的福利體制,從搖籃到墳墓的保障。各式各樣的津貼,筆者不在此多談,就挑幾個例子說明。當英、美大學畢業生往往背負沉重貸款負擔之際,北歐諸國卻實行從幼兒院到大學的全面免費教育。本地生大學學費全免之餘,甚至有政府提供的零用錢補貼,讓大學生放眼世界。退休和醫療保障制度,令長者老有所依,長者貧困的問題得以消除。正因為此,步入北歐的銀行,不見五花八門的基金、保險之類。當香港不少「基金佬」在報章撰文,表示預備退休要動輒數以百萬甚至千萬港幣的同時,北歐人卻不必拼命儲蓄以應付退休所需。只有當民眾不必再為衣食住行疲於奔命,他們才能抽出更多時間追求生活品味、科技創新之類更高層次的經濟活動。除此之外,北歐諸國有健全的法治,嚴格的環保法律,更懂得為子孫後代打算。以挪威為例,「歐洲油王」挪威雖有豐厚的石油儲備,卻不屑於海灣國家式的炫耀。即使是挪威石油重鎮斯塔萬格(Stavanger),傳統、簡樸的建築風格,讓人絲毫感受不到暴發戶的極盡奢華。從國營石油業所得的收入,大多撥歸主權基金投資環球資產,必要時用之於民,亦成為未來的保障。政府施政以國民整體利益為依歸,加上長遠的戰略眼光,追求永續的經濟模式,並非專制國家所鼓吹殺雞取卵式肆意污染環境,以追求GDP至上的經濟模式可比。

北歐政府重視國民,珍惜國民的價值,這絕非從上而下的恩惠,而是全體參與的成果。有怎樣的人民,就有怎樣的政府;而有優秀的制度和政治環境,將產生高質的民眾。這個正反饋循環在北歐明顯不過。北歐諸國重視教育,跟某些國家強推洗腦教育,極其渴望製造易於統治的「愚民」、「順民」相反,北歐教育強調獨立思考,而北歐人普遍閱讀風氣極盛,亦有助提高民眾質素。北歐式的制度本質脆弱,必須倚賴高質國民才能得以維持。以福利為例,由於優厚的福利必須通過極高的稅率維持,在北歐生活,凡事離不開稅。若然人人鑽空腦袋逃稅或是濫用福利,這種制度必然崩潰。一個可持續的福利制度,除了要有機制防範濫用,更有賴自律。同樣,若大多數人政治冷感,抱持一種「我討厭政治」的想法,建基於協商和共識的民主亦無法運作。北歐社會之所以能暢順運作,甚至在民主和清廉指標上擊敗美、法等老牌民主大國,跟北歐人普遍熱心參與社會事務不無關係。

北歐文化中對人與人之間關係和信任的重視,是在嚴苛的自然條件下煉成的。地理條件的惡劣,意味著北歐人不能獨自為生,各家自掃門前雪的生活模式在當地顯得不切實際。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地廣人稀、小國寡民,面對變幻莫測的大自然,社群當中個體作為同伴互相依存,參與公共事務並作出集體決定,此事攸關生死。也許是因為這原因,驅使鄰里之間形成命運共同體,而命運共同體則順理成章地引申出強烈的本土意識和歸屬感。將鄰舍視作同伴的社會重視信譽,不可能有層出不窮,遺禍社會的偽劣產品。正因為此,北歐人願意付出更高的價錢購買本國生產的商品,並在國際市場上獲得口碑,成為信心的標誌。長久以來,協商民主、集體決定、重視信譽的文化在這片土地紮根,漸漸形成「北歐模式」的基礎。

流連於周末的挪威港灣,斜陽久久不沉,漆上繽紛色彩的木屋前空地鋪張了不少桌椅,小酒館熱鬧非常,客人跟侍應無一不笑容燦爛,似是無憂無慮。那刻甚至有種念頭:如果能永遠不回去多好。北歐之所以引人留戀不願離去,不止因為壯麗如畫的自然風光,亦不止海邊那位金髮少女懾人魂魄的回眸淺笑,而是這裡真正的建構了一個快樂、和諧的社會。快樂得讓人心境平靜,感受不到一絲戾氣。真正的國民教育,應該以引導學生思考如何建立一個平等、快樂的社會、提高公民質素為目的。當一個社會做到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的和諧,作為有份參與建立這個社會的公民就會很自然地對這個社會表現出認同。相反,若政府要員專橫獨裁、毫無認受性,甚至帶頭破壞環境,榨取民脂民膏,即使是如何洗腦,灌輸的那套矯揉造作的「身份認同」,結果最終都不可能成功,甚至引起反效果,這道理是頑固死守東方專政邏輯的獨裁者永不能明白的。依筆者之見,若希望上一節不一樣的國民教育課,反思到底怎樣的社會模式值得追隨,不妨考慮親赴北歐四國視察,體驗和諧社會的真諦。

[hr]

19

 

 

 

 

 

 

 

 

 

(圖上) 小鎮禾斯(Voss)的湖光山色:北歐人熱愛家園,重視環保及人與自然的和諧,為GDP任由重金屬污染泥土的做法,在北歐人眼中是不可想像的

20

 

 

 

 

 

 

 

 

 

(圖上) 挪威石油重鎮,國營石油公司Statoil總部所在斯塔萬格(Stavanger) :簡潔、恬靜、安寧的海邊小城

21

 

 

 

 

 

 

 

 

 

(圖上) 芬蘭的自動回收機:一個這樣的普通鋁罐回收價值達0.15歐元(港幣1.5元),罐上標明回收價值,對環保相當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