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兩年多的「東北發展」爭議,於近月終於進入「決戰」階段,政府提案到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就前期勘察工程申請撥款。

我眼裡的「6.6」、「6.13」和「6.20」

議會內,陳志全、陳偉業、范國威、張超雄等人展開拉布戰作最後抗爭手段。議會外抗爭卻是另一番光境,社運份子於「6.6」錯失千載難逢佔領立法會議事廳的機會;到「6.13」,議長曾鈺成回避民意,為防止民眾集會影響會議進行,不惜破壞三權分立的憲制規定、粉碎會議尊嚴,竟然「邀請」警方進駐立法會。饒是如此,財委主席吳亮星決定強行就前期工程撥款表決之時,正在會場集會的示威者一同奮起,在警方重兵防守下仍企圖破門而入,強大壓力下令曾鈺成「跪低」,隨即致電吳亮星要求終止會議。

「6.20」再次到場參與集會,看到立法會已逞戒嚴狀態:拒絕示威者到立會範圍內集會(聞說連議員助理都被拒入內),議會大樓內放鐵閘,鐵馬以三角形(力學上最鞏固)一組排成「長城」封鎖所有立會出入口,由立法會道至添美道停迫了不下廿輛警車,警方佈防人員數量比「6.13」翻一倍……

面對這一副準備向恐怖份子迎戰的陣容,就知道衝擊甚或「太陽花式」的佔領行動已絕無機可乘,加上立會內只有小貓數名議員的微弱拉布行動(只是效果而言,可筆者認為上述議員為拉布行動已盡全力,他們的出席率甚至達到100%),撥款在當天得以「順利」通過,是自然卻無奈的事。

筆者因為本報做集會直擊報導,四處觀察後回到添美道的會場看會議直播,才發現本來不同意以拉布手段抗爭的其餘泛民議員(當中不少人曾批評拉布及「6.13」的衝擊行動),也已齊集會議廳加入行動,黃毓民更加碼提出數千項撥款修訂議案,聲勢甚壯。

到黃昏時份,吳亮星因其橫蠻行為而再次「觸礁」(「偷雞」將「動議討論時間三分鐘變一分鐘」動議的一分鐘表決時間延長,被指方便建制盟友趕及就坐投票),惹起眾怒,本來「溫文爾雅」、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泛民議員,一同離座衝到主席台前抗議,其中以何秀蘭搶咪、黃碧雲掟嘢的表現最為「出眾」,及後眾泛民聯合拉布直至原定的會議時間完結,迫使撥款表決再次押後。

我就「6.20」的評論

就事論事而言,筆者認為泛民今次總算做對了事,亦歡迎他們以今天的我(「激進」作風)打倒昨天的我(和「理」非非)。大家可以從事實得知,若無「6.13」的衝擊行動(當然要議會內堅守的議員配合),當晚撥款已經進行了表決而且必定通過(因建制泛民議席多寡懸殊),也不再會有「6.20」集會和泛民聯合拉布的壯舉。

在不義的議會結構下,泛民過往的和理非非路線已被證實全盤失效,加上議會外抗爭幾乎被杜絕(除非有示威者願意付出更高抗爭代價,不能強求),可望的將來,我們大概只能依賴議會內手段如拉布作抗衡,若泛民今天的「醒覺」只三分鐘熱度,則「反東北」運動宣告失敗之期不在遠矣(其他戰線抗爭亦如是)。

令筆者深感不安的,是大會和泛民「6.20」會議結束後的反應和舉動:將本次成功押後表決定性為「階段性勝利」(一如過往如反國教、港視事件時)、叫支持者「畀掌聲自己」、又呼籲「下星期再見」,眾泛民出來亮相、接受掌聲。觀乎種種,令筆者對他們的動機起疑,尤其「6.20」之前無參與拉布,在經歷數星期的傳媒關注聚焦才「隆重登場」的議員。

「6.20」議員幾經辛苦「成功」拉布,不過是令撥款表決「推遲」,並非根本地「推倒」了政府整個不公議的發展計劃,東北村民面臨被逼遷的威脅依然存在,撥款申請在即將來臨的「6.27」依然很可能被強行通過,目前抗爭「成果」在本質上跟「勝利」是不相關的。

泛民於議會內屬勢弱一方,從戰略方面考慮,進行「以時間換取空間」的拖延戰是可取的。可是一味「拖延」,以為整體「反東北」運動的情勢因此而好轉,無疑是自欺欺人。關鍵之處始終在於能否爭取更多市民加入「反東北」行列,令他們明白政府一直推銷的「發展硬道理」論只是謊言,否則再努力拉布,也終有布盡力萎的一天。

雖然議員與選民間純屬非交心性質的契約關係,但結果還是極重要的,事情背後畢竟牽涉你們口中所說「毀壞上千名村民的家園」、「深港同城」和「趕絕本土農業」的種種危機,若你們滿足於享受虛妄的「階段性勝利」,又或以為這番作為就能買足夠的民心和選票,最後付上沉重代價的,還是把將希望都寄託在你們身上的村民,與及香港普羅市民,請你們拿出更大的決心和熱情(更重要的是放下黨派之私)為香港人去打嬴這一硬仗。

膠登討論區相關post 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