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ced-marriage-56101

近日網上熱論著一句話:「男人將近三十歲,連一百萬港幣都無,同時無物業、無汽車、無其他財產。姊妹們認為,呢種男人養唔養得起你,會跟呢類男人拍拖嗎?」當然不會!我青春無敵,每朝花個多小時悉心打扮,又要四出收兵,歇力賣弄風情,為的只是一張長期飯票,豈能讓「呢種男人」白嫖?

 

女人拜金並不始於一夫一妻制,但女人拜金的問題卻是由一夫一妻制開始。古時,有家底的千金與門當戶對的俊才成配,一般平民女子,則跟隔壁小張或者斬柴的老李組織簡單家庭,這兩者從古至今都相安無事,各得其所。至於那些缺乏條件,卻又不甘安份守己的女人怎辦呢?在一夫多妻制下,她們可以依仗青春的肉體色相,色誘那些具備經濟能力,卻又年邁、已婚或喪偶的男人,成為他們的妾侍、填房,爾後生活無憂。如此一來,所有女人都有所依靠。

 

可是,有天,一夫一妻制降臨,那些疏於自理卻又滿腦物慾的笨女人走投無路,便淪落到窯子與陰影處,今天我們北望神州仍能觀此光景。又有天,女性平權之聲高唱入雲,她們得到了男人的自尊,不再容許自己淪為人們口中的娼妓和情婦。於是,她們將同樣的策略搬到陽光底下,企圖放諸正常婚嫁:利用三十歲前的十年有限青春,換取一個有車、有樓、有資產的男人,為她們簽下一紙承諾,後半生努力「養起」她們。這種企圖逃不過叔本華的法眼,他批評女人的狡猾,並得出結論:「婚姻是將男人的權利減半,義務倍增。」

 

我們假設一個情況:有棟三、四手的唐樓,業主豪裝得像堔圳水立方一樣,讓你驚艷萬分,可是數年後它將會呈拋物線折舊,樓價不升反跌,連年開徵修葺費,隨時強拍收場。你甘願為它背上畢生的沉重負債嗎?當然不會,間屋即使再靚,短租就夠了!

 

笨女人的處景甚至不比唐樓,囤地波話齋,唐樓至少可以間成劏房,還有被市建局收購的可能,而笨女人呢?她們最終找到的,不是跟她們臭味相投的笨男人,就是牆身甫一滲水便馬上搬走的短租客。擺設用的鮮花,凋謝後唯一的歸宿只有垃圾桶,它們不配擁有一夫一妻制!

 

香港的教育沒有明言什麼是一夫一妻制,不要緊,叔叔現在告訴你:一夫一妻跟一夫多妻的分別是,一夫一妻制最終實現的,是男女地位等稱,權利等稱,義務亦等稱。男人無權將女人當成寵物,當然亦無義務「養起」女人。

 

網上主要的反駁聲音是:你要求我有車、有樓、有番狗,我同樣可以要求你有樣、有身材、有處女膜。這點我不能苛同。首先,老套講句,娶妻在賢,我認為有內涵、性格討喜的女人比樣靚身材正更吸引。因為不論好醜,外貌始終有習慣的一天,而惡劣貪婪的性格卻會無日無之地破壞你的生活,而且永無適應的可能。更重要是,兩者是不等稱的,用錢換取這些本能上的歡愉,這是叫雞,不是愛情,更非婚姻。要求男伴有車有樓,以填補自己的無能,是從根本上否定一夫一妻制帶來的對等關係,故其等稱面應該是容許一夫多妻。換言之,伊斯蘭教徒才是與她們匹配的荀盤。一百萬買一個老婆,問題是不划算,買四個就不同了!

 

嗚呼!婦女解放運動百般費力,終於解開了女性腳上的枷鎖,卻有些笨女人賣弄小聰明,裝模作樣地將之重新纏上雙手。

 

參考:http://lifestyle.etnet.com.hk/column/index.php/features/news/2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