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航母、挑釁東南亞諸國、強逼英女王接見、揚言收復台灣、發表白皮書、在維港夜景上耀武揚威、抽蘋果廣告、攻擊網媒……連串動作,若以一語歸結,就是習總所說的「敢於亮劍」。習總此劍鋒芒外露,野心勃勃,乃毛澤東與葉孤城以來從未有之。一代霸主要誕生了!

 

筆者苦思良久,翻查畢生所學,終於找到這「敢於亮劍」的典故。日本作家西尾維新在輕小說「物語系列」中說:「但凡何物只要冠上勇氣之名,就會變得正面……例如『背叛同伴的勇氣』、『虛度光陰的勇氣』、『偷窺小學生內褲的勇氣』等。」我們的習總將鎮壓言論、滅聲、製造白色恐怖,說成對網絡輿論和新興媒體「要敢抓敢管,敢於亮劍……開展輿論鬥爭」,正是將西尾維新的戲言學以致用,舉一反三。

 

習總時刻不忘南京大屠殺,偶爾拜讀日本的輕小說,當然是為了知己知彼,實無不妥。不過這條習總大概在讀完輕小說、閱遍蒼井空的AV、參加過AKB48的握手會後,忘卻了《莊子》的教訓。

 

習總說劍,莊子亦曾說劍。話說趙文王鍾情劍術,令三千劍士於殿前日打夜打,荒廢朝野。莊子以「三劍」之論勸戒,所謂三劍者,層次從高至低,乃順應天命的天子之劍、富國保民的諸侯之劍和血腥暴力庶人之劍。

 

共產黨當年篡國、批鬥資產階級,毛澤東口中的槍桿子政權,實質上就是這柄庶人之劍;後來血洗天安門,拘禁異見人士,官商合流剝削人民,強行徵地發展,處處倒行逆施,靠的亦是庶人之劍;如今在國際舞台上張牙舞爪,四出撒野,對內打撃輿論,威嚇傳媒,撕毀一國兩制,暴力對待示威者,所依傍者,竟又是同一柄拙劣的庶人之劍。習總所言的「亮劍」,以我們地道土砲的角度看,不過是掏出陽具四處恫嚇良家婦女的「露械」矣!

 

庶人的意思即平民,庶人之劍不僅在這條習總手上,更握在我們每一位市民掌中。既然共產黨棄天子劍、諸侯劍而不用,反將無所用於國事的庶人之劍舞來舞去,那麼,習總要亮劍也好,要露械也罷,我們市民大眾,唯有奉陪到底。

 

拉我呀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