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十年的社運抗爭之中,總是不乏左膠身影。他們現在的規模,甚至可以說是能夠左右香港政治局勢。但在多年來由左膠發起的社會運動,多是以失敗告終,想捍衛的最後都失去了。而在自由行和雙非等有關中國人來港的議題上,左膠的立場都是捍衛著中國人而無視香港人權益。毫無疑問,香港已被侵蝕得殘破不堪,在抗拒中共赤化的要事當中,從左膠身上奪回社運主導權已是必要。

左膠在香港社運史中帶有一定的貢獻,這些都是不能除去的,但是隨著左膠勢力逐漸擴大,甚至壟斷著現今香港社運;權力使人腐化,慾望使人陰險。長年吸收著傳媒鎂光燈的影射及數以萬計市民的目光,莫說是重回低調平淡的生活,更出現了一種「排他性」去抗拒著自己眼中的「異類」,形成一個小圈子俱樂部去成為「主體」。而左膠雖然一直帶領群眾運動,但他們懼怕著自己無法控制的群眾,這些群眾不是在製造混亂,而是有能力干擾到他們的主導地位,逐漸對這類群眾帶有敵意。左膠會對一切被認為帶有威脅的加以抹黑,用「資格論」和「忽然論」去無論質問。

常常提起自己在當年就出來抗爭怎樣怎樣為香港,將社運抗爭變成一個論資排輩的遊戲。而為何要去到論資排輩?他們正正就是要說出:「這肥田是我耕開的,理應我佔最大份。」,驚恐著別人走過來分一杯羹,賊喊捉賊般去用「忽然論」說其它組織政治路線搬龍門,是民粹主義去「抽政治資本」。不過政治路線的改變又有何問題呢?香港局勢隨年月而變,中共赤化從不同範疇上滲入,使香港人的本土意識覺醒,令眾多從前的大中華派都變為本土派。各項議題都分秒必爭,本應群眾參與人數愈多愈好,但左膠從來都以私利出發,將其它團體都拒之門外,只留自己友好一同「圍威喂」。

如果左膠抗爭可以捍衛到本土利益也可隻眼開隻眼閉,但在眾多的抗爭中只有不斷退守,所有說要勢死捍衛的最後都拱手相讓。而左膠以「大愛」之名不斷為中國人爭取在港權益,甚至成功爭取聯合國促請香港政府立法防止這些每日150個由中國來的新移民被歧視。香港人每日都見盡中國人劣行,糞便殘留四處、樓市租金劇升、商號服務對象逐漸不再是本土居民,奶粉學位都被掠奪,這些因赤化所帶來的後果不是由現在開始,也不是於現在結束。香港人生活困苦民不聊生,但左膠依然一邊用「和平理性非暴力」在社會運動中耗用香港人抗爭意志,一邊用「大愛」繼續去為中國人爭取利益。

可能有人依然認為香港的「五十年不變」只是過了差不多十七年,享受一回安穩再去抗爭也未遲,但是香港已經危在旦夕了。在未來數年中已經可以定奪香港往後的命運,而如果左膠依然可以繼續主導香港社運,香港是必然崩潰的。騎劫左膠的社運去重奪主導權,已經是天命所歸的救港先決條件。

作者:WernerHK  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