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人將台灣學運與香港的抗爭比較,從形式與出發點,兩者的確類同。但台灣學運的經驗,不一定能完全套用於香港。筆者有不少台灣朋友,與他們商討後,得出以下各點結論。


1.警察質素

因台灣警隊的薪水,福利均不及香港豐厚,台灣工作選擇亦較香港為多,台灣年青人並不熱衷於加入警隊。全台灣警察總人數據說只有約80000人,而最精良的年青新血,往往會被選被「憲兵」或「鎮暴警察」(類似香港的防暴警察),因此台灣街頭幾乎不會有任何年青巡警。立法院行政院一役,攻堅﹑防守的亦多為中年警察。

香港則相反,最近幾年因經濟不佳,大量年青人,中五畢業生加入警隊。香港警隊年齡層急速年青化以及警力澎漲。由此可推論,香港抗爭面對的警察,無論體力,武力,作戰技巧,一定比台灣來得精悍。

2.警隊設備

台灣警隊軍部高層的腐化人所共知,警隊內部幾乎沒有任何新式設備。三月佔領行政院一役,驅散學生的,是舊式的「高壓水車」,雖然有強大的趕散能力,但如果及時逃離及防衛得當,幾乎不會受傷。

昨晚示威者雖然只有不到一千人,但香港警方將其視為佔中的預演,不但直升機,軍車一併出動,連疑似聲波武器也上場。香港警隊的設備多年來購自歐美,其精良度台灣無可比擬。香港示威者必須有良好防護措施。

3.示威者動員方式

香港人的行動方式極端依賴公共交通工具,台灣人則十居其九有機車(綿羊仔),可以短時間自由移動到任何地點。

社運總是瞬間爆發,如果動員能力低於警方,將被火速撲滅。老實說,此一缺點無法補救,只能冀望網絡力量足以號召更多人群。

4.示威者動員能力

「太陽花學運」的主要人力是學生。這句話不是廢話,因為台灣大學入學率達98%,亦即,在任何年份,任何時間點,都會有「一整個世代」的大學生,他們「無所事事」,可「隨時行動」,所以太陽花學運幾乎是全民運動,整個台北地區的大學生短時間攻佔立法院,台北以外地區的大學生亦相繼增援。

香港則相反,即使一年有18%的大學入學率,但考慮當中政治冷感,地處偏僻的學生,亦難以完全投入人力。示威者的人數依靠打工一族,以致於香港示威者的動員過程,必比台灣更艱難。

5.攻佔對象

台灣的立法院﹑行政院都不是新式建築,而且歷史悠久。林飛帆陳為延亦不過以最簡單方式:「打破玻璃」內進,內部結構據說亦非常簡單,均只有兩層結構,更沒有任何秘道。

觀乎昨晚香港示威試圖攻陷立法會,單是一片強化玻璃便足以抵抗百人。香港立法會乃不到十年的新建築,在港共政府有意為之下興建,其內部結構,亦一定比台灣的複雜不止百倍。


【小結】

台灣太陽花學運的成功,絕大部分歸功於台灣學生的行動能力,以及台灣警隊的鬆散,最後得以退回服貿,亦多少因為朝野內的馬金之爭。

香港抗爭者所面對的,是比台灣更冷酷、更精良、更強而有力,背靠中共的香港政府。香港抗爭者--絕不誇張地--要有身體受傷/被武力鎮壓的覺悟。而且香港抗爭亦不可能像太陽花學運般遽然而起,持續延燒,於一個月內結束。可能是一次又一次,無數次的攻堅,直到最後得以成功。

香港人千萬不要因為多次失敗而洩氣,因為這「很正常」。面對強大的警力,香港人唯一的資本只有「人數」。因此,希望任何抗爭者不要逞強,若發現攻勢鬆散,士氣下跌,人數不足即可冷靜徹退,千萬不要意氣用事「留守到最後」。台灣學生可以用守的方式堅持,是因為他們已成功佔領,而香港人連進去立法會亦舉步維艱。正確做法,應該是回家休息,不要跟警察衝突或鬥累,亦最好不要被扣留,然後在網絡上分享你的抗爭經驗,如實描述警方的作戰方式,以便計劃下一次的攻佔。同時號召身邊更多的人群,直到那天,再多的警力,再強的武器都不能驅散源源不絕的人群,直到那天,人民可以淹沒暴政。

 

作者:柚木熱內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