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今朝畀老闆召入房,話有嘢同我傾。我都知冇帶挈架喇,講少少背景資料先。

話說老闆個位係起我哋舊老闆飛腳搶番嚟,之後一路行高壓政策,佢話行冇人可以企,有時路過仲會拎走你杯凍奶茶嚟飲。雖然成班同事都好不滿,但office周圍都裝晒閉路電視,而且每個department都落晒針,試過有同事講佢壞話,第二日就冇再見過佢返工。聽聞呢個老闆仲有案底添。

講返正題……入到房,見到我份《僱傭合約》喺檯面。

「你今日做咩一點三先去食晏?」

「公司有『彈性午膳時間』嘛,你睇份《僱傭合約》都係咁寫。」

「Jean Paul,我同你講,公司對員工擁有全面嘅管治權,對『彈性午膳時間』有監督權。『彈性午膳時間』唔係固有,係公司授權,『彈性午膳時間』嘅限度在於公司話有幾彈,你就有幾彈,而家我有話畀你遲三個字放飯咩?」

「唔係喎老闆,《僱傭合約》白紙黑字寫明:『員工享有彈性午膳時間。』冇你頭先講果D啵。」

「你知唔知咩叫《僱傭合約》?」

「《僱傭合約》係保障僱主同員工雙方利益嘅協定,當初HR都係咁同我哋解釋……」

「錯,錯得離晒譜!話明係《僱傭合約》,「僱主」係騁用「傭工」嘅前提同基礎,
「傭工」從屬於「僱主」,兩者唔係等量齊觀。換句話說,公司先係對員工行使管治權嘅『權力主體』。」

「咁係咪即係公司大晒?」

「乜你咁蠢?講到明都仲要問!你哋就係有D人,對《僱傭合約》有模糊認識同片面理解先至咁多嗲,你哋只係我隻狗,做我隻狗仲竟然敢唔愛公司!唔駛講咁多,總之你遲放飯就係違反咗《僱傭合約》,公司而家正式解僱你,你即刻出去執嘢走!」

「咁你賠番代通知金同埋20日年假嘅錢畀我!」

「而家係你違反《僱傭合約》我先炒你魷魚,所以冇代通知金,至於果20日年假……」

老闆冷笑一聲,然後喺銀包潛咗張廿蚊紙出嚟:「拎去啦,係你應得嘅!」

「又點呀?我份約寫明我每年有7日『有薪年假』架!」

「份約寫嘅只係『有薪年假』,唔係『有全薪年假』,而家我話你每日年假係得一蚊,反正你冇任何剩餘權力,你吹得我漲?」

我聽完好嬲,頭也不回衝出房門。點知原來房門一直冇閂實,頭先老闆咁大聲,應該全公司都聽得好清楚。

我抬頭一望,但見同事們耷低頭默默工作,若無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