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5周年,今年香港人應該不愁寂寞。支聯會每年舉行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並非唯一的選擇,不愛哭喪、悲情的人可以參加熱血公民在尖沙咀發起六四悼念活動,識事務的人可以出席由「愛港之聲」高達斌主辦的認清六四真相晚會,內心熾熱的人更可以和「香港人優先」一起到軍營走一趟。這一夜,香港人因六四一事熱鬧起來,Facebook上有很多平時「討厭政治」、「政治冷感」的朋友紛紛自貼轉載有關六四文章,甚至把自己在集會場地自拍照貼上在Instagram,六四不只是香港人「集體回憶」,也是一個潮流,每個人都好想乘坐「六四25周年」這一班車湊熱鬧。

八九民運(或稱「六四學運」)基本上是一班大陸大學生要求中共政治改革,反對貪腐的政治抗爭運動,最終被共產黨用解放軍將這把火撲熄,用坦克車輾過無數人追求民主、自由的夢想。若果當天學生在天安門的抗爭運動被視為「愛國」表現,那麼現在人們在維園、尖沙咀、立法會等地方為犧牲學生默哀,統統被當作「愛國」、「愛大中華」的行為亦屬理所當然,這個「國」顧名思義就是中國共產黨管治下的「中國」。故此1989年演藝界發起的六四籌款節目「民主歌聲獻中華」馬拉松式演唱會,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下稱「支聯會」)也用上「愛國」為名,「建設民主中國」為綱領推動中國民主改革。這一切只因緣於「愛國」,也是對六四情意結的執著。 今年香港人依然出席維園六四集會,與素不相識的人在漆黑中拿著白蠟燭,燃起一點點燭光,一起進行宗教般悼念儀式。這種誠心誠意的態度猶如春秋二祭孝子賢孫,那會不是對中國的熱愛、擁抱大中華的表現嗎?

今年六四,熱血公民以「六四·本土·反共·自由戰士」為題在尖沙咀舉行「不一樣」的悼念活動,吸引了7,000名參加者,然而當中「本土」二字未免使人覺得有點牽強。六四集會不知道何時會被視為「本土」、「香港」有關,早前在入境署門外有一個穿上「Holy Shit」T恤的偷渡女,曾對人說自己參加過六四晚會,參與過六四活動彷彿是通過良心香港人的「品質認證」。究竟香港人有否認真想過六四跟本土有何關係?那些年的六四學運不論在發生地點和參與學生,均是在大陸一方,與香港本土關係較弱,唯一能夠扯上關係就只有支聯會等人在那些年策動「黃雀行動」,協助一班民運學生逃出中國。若果悼念六四集會是推銷「本土」,支聯會相信會比起熱血公民還有資格,也比熱血公民早廿多年。支聯會每年舉辦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擺放街站籌款、賣六四Tee、六四USB等精品,將一件發生在他方的事件本土化,成為香港人生活一部份。今年支聯會所籌得170萬,正在說明他們的六四本土化工程相當成功!

事實上,「六四」在支聯會眼中或許早已超出了「愛國」的界限,更是一個本土的品牌。他們只要擁抱著這個光環,那迫使「愛國團體」只能搬出「六四沒有死過人」、「解放軍也有死傷」、「認清歴史真相」、「放下六四包袱」。若果「六四」這兩個字註冊做商標,「打造」成香港優質品牌,製造一系列的大陸自由行喜愛的商品,例如奶粉、公仔麵、益力多、手機、平板電腦等等,或許可以暗地裡將六四的精神帶進中國大陸。若然大陸自由行不喜歡這些産品,相信香港人也會接受這些價廉物美的「香港製造」。在大陸,有良心山寨廠戶或會覬覦看這個「機遇」,相繼製造出不少仿真度高的六四商品,品牌可能改做VIIIV、4月6日、4689等等,六四學運精神因此能夠在神州遍地開花,實現民主中國,或許是一件人間美事,支聯會的華叔在九泉之下,應該會感到欣慰,不介意自己商品被人抄襲、侵權。

雖然筆者從未參加過任何一個團體舉辦的六四集會,但是在覺得今年六四25週年很有意思。不同政黨、政團、官員、名咀在傳媒上為六四進行不同角度的闡釋,使人不禁在甲午之年重新思考更多六四問題。若果習總在任期間突然宣布平反六四,究竟香港人會看到的情景又是怎樣呢?支聯會在維園舉行慶祝成功爭取平反六四晚會,對大家說「共產黨不是太差,至少還會跟老百姓認錯、道歉」;民建聯、愛國團體也跑出來說「成功爭取共產黨平反六四,香港人沒有借口說自己不是中國人、排斥大陸自由行」;梁特首和一班多年與六四劃清界線的政府官員,或者會「忽然六四」,每個人返老還童都變成旺角街頭上的熱血青年(人稱的MK仔)。香港人除了獅子山下的拼搏精神外,再次展現「變色龍」看風舵的本色!

這一年,六四25周年真的很有意思!筆者奉勸各位愛國愛黨朋友「請勿跟車太貼」,正確的事始終都是正確,撥亂反正亦只不過是早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