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兩大六四晚會不是說鄰近地區要自由,就是叫鄰近地區政權倒下。對比鄰近地區區情,真笑而不語。常言道,「有怎樣的政府,就有怎樣的人民」。現在鄰近地區的人民,已經樂於追隨他們現在的政權,甚至更有些要靠着這個制度來生存,政權改變才是他們不情願看到的事。

在鄰近地區生活的朋友,更有些是因為現在的政權,創造了特權階級,他們只要巴結到特權階級,稱兄道弟,就算目不識丁,也能靠阿諛奉承,當買名牌貨或外國品的跑腿,得到物質的保障。甚至有些更想與特權階級發展親密關係,那就能飛黃騰達和家財萬貫。跟他們笑說民主可讓他們「當家作主」,但他們早已習慣現有的制度,也有自己的理想和規劃,只能聽到「能力有限,肉食者謀之」之類的答案。

在鄰近地區經商的朋友,都會知道鄰近地區的吃喝玩樂文化,除有助生意傾談,還能扭轉乾坤。營商法例上的爭議或難以符合的條文,都能靠這種文化通融過關。更有些說,沒有這種文化,要逐一遵守條文,反而成本大增和浪費時間,有害營商。試問沒有現在的政權,怎能締造如此「便利」的制度?

最大晚會說要支持鄰近地區民主,而小的晚會說要打倒鄰近地區政權。對不起,鄰近地區是不太會支持那個民主,也不想政權改變。請不要騎劫鄰近地區的民意來爭取人家不欲見的民主和政權推翻,也請不要再消費亡魂。

如果六月四日晚的燭光晚會是香港民主文化活動,那個舞台應該是民主的,請聯合多個不同政見的團體合辦。就算不在活動中收集民意,也應將本土民主歷程在台上不偏不倚羅列出來,包括歷年來以民主之名強姦民意和出賣港人的政事。

作者:無飯食 (3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