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 本報成員BB Warrior以第一身身份描述 六月六日晚上反東北發展團體衝擊立法會大樓事件, 當時立法會財委會正審議新界東北發展前期工程撥款申請。

 

筆者於七時左右放工經過金鐘,從facebook得知有反對東北發展撥款人士衝入立法會,便立即下車﹐準備第一身直擊。

到達立法會大樓外,有數十名村民/示威者觀看現場直播,
詢問在場人士得知其餘人士已經衝進立法會大樓大堂。

半小時後,有代表宣佈市民可自由進出大堂,
筆者隨人流步進立法會大堂內,可見到約一百名示威者聚集,高舉海報橫額及叫口號,
大概半小時內也尚算平靜。

越來越多市民集結及進入場內,亦見熱血公民黃洋達出現。

發言人葉寶琳表示,整個反對東北發展事件,都被主流傳媒忽視
並輪流介紹四個在場社運組織,希望主流傳媒能拍照報導及更關注事件

直到大約九時,立法會會議準備完結,保安開始守住通往樓上的扶手電梯,村民示威者亦似有動靜。

突然,本身可進出的兩度大門被警方封鎖。
人群一擁而上突圍,記者,警察,市民推撞。透過玻璃門見到有示威者被隔離,有人倒地,
市民讓路給護理員通過。

過後繼續突圍,當時在通道的示威者,以筆者估計,絕大部份都是熱血公民或蘭花系支持者。

Legco66a

一輪混亂後,市民成功突圍立法會左邊通道。
示威者坐滿門口保持通道控制權,但突然身後有一批警員出現。
筆者與一眾人等被三面包圍。
示威者放棄左邊通道向後反推。
成功推回警方,但失去通道控制權。
此段時間非常混亂,有兩三人倒地及有器材跌下。
此時黃毓民議員出現,叫眾人坐下,
場面開始受控。

但有部示威者仍然想開路,造成少量推撞。
及後,立法會保安主任宣佈,警方會開路,市民可自行離開。
示威者坐於門口沒有理會。

筆者從通道回到大堂,聽到主持人呼籲大家冷靜克制。
現場開始出現叫罵聲。

再望向通道,警方在門外排成兩行。
黃議員帶頭,一群黃衫示威者跟隨離開。
其間,出現眾多叫罵聲,如「下次唔幫」, 「我地身水身汗,你地做過咩」…等等。
現場突然變成示威者與示威者的對抗,以蘭花系等本土派為首的示威者激烈指罵,
在場左翼派人士沒有伸出援手之餘,氣氛還似拒絕對方幫忙。
指罵中,社運派人士只是靜立沒有回應。
(筆者為此拍下衝突片段,請按此觀看)

五分鐘後,大部分穿黃衫黑衫 (編按: 熱血/蘭花系示威者) 示威者已經離開,混亂場面暫緩。
曾健成(阿牛) 勸說學生不要起衝突。

及後,主持人宣佈議會未完,要繼續抗爭。
要求在場人士及村民留下商討下一步對策。
此時,筆者選擇離去。
離開時看到陳偉業和陳志全在安撫一名暈倒椅上的市民,然後在門口多名警員列隊前方離去。
其後,在停車坪聽到有人宣佈旅遊巴已到,在場外的村民上車離去。


Legco66b

感想

筆者本是左翼及本土派的中間分子,認為這篇佈導亦是中立、忠實之作。本是主題的東北撥款爭議,最後演變為市民間的衝突,實為可惜。

筆者欣賞熱血/蘭花系等本土派支持者以身體抗爭,對抗警方封路,亦合作讓倒地人士離開,但左翼社運派人士可能因會議未完需要繼續會議,根本不想於今日與警方發生衝突,他們即使在被對方指罵時仍保持克制,並及後扣緊抗爭主題

筆者認為,經此一役,相信兩派在未來的日子極難有合作空間。
平心而論,其中一派能勇敢抗爭,敢於對抗警方及保安;另一派能長時間堅持主題,組織社會運動,團結村民。
筆者感嘆,香港社會分成建制、民主派。
有進步民主派指責泛民溫和、賣港,
而激進派又分理想左派及本土派。
本土派又說他們溫和、港豬;
理想派又說他們蠻不講理性、暴力。
現今香港社會這樣分裂,究竟如何是好?

對抗政府,究竟應保持和平克制,嘗試感動市民;
還是應該勇武對抗,以更激烈手段對抗暴政?
筆者真的難以下定論。

最後,筆者現在仍在金鐘M記編輯這篇文章。
因工作需要而剛巧㩦帶的一個尿袋、一個4G電話、一部手提電腦,就能為大家由頭到尾直擊現場報道、上傳圖片影片,並立即編輯後記,為大眾忠實報導,這就是科技時代的武器,一個人也可展現到實際的力量。

要了解真相,不需要任何記者效勞,以免接收偏頗事實。最好能自己親身了解,以及為你身邊的人做最真切的報導。
感謝附近的社媒人士,不斷忠實地相攝、錄影、訪問。
請大家除了做鍵盤戰士外,投票外,還可親身參與,即使沒有立場,起碼也可知道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