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務委員會經過12日審訊和商議後,裁定負責為藝人張崇德妻子劉美娟接生的婦產科醫生蔡明欣7項專業失德的指控中有4項成立,停牌24每月,判詞中更批評她的醫療水平遠低香港醫生的一般水平。至於負責急救的兒科醫生尹錦明一項專業失德,則指控不成立。張崇德夫婦二人曾被指放不下已死了九年的長子,不懂寬恕相關醫生與他們信奉的宗教教義有違背,甚至有人認為他們在早前的民事訴訟中已得到「可觀」的賠償,對兩名醫生窮追猛打旨在搏取更多賠償。這件事當中存在著不少個人謬誤或臆測,筆者希望透過本文探討這宗醫療事故,何以他們要用上九年間才能得到「真相」。

醫療失誤申訴程序複雜及費時


(圖上)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講述為長子討回公道折騰九年的辛酸。圖片來源:商台

在周四(29/5)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中,張崇德表示家人對於長子夭折感到不解,家中長者或認為其妻懷孕期間出問題,然而他坦言曾經懷疑事件由於醫生失誤所致。張崇德父親就長子夭折曾去信當時食物及衛生局周一嶽,惟當局建議他向香港醫務委員會求助。其後張崇德向聖德肋撒醫院索取其妻的生產醫療記錄,但是遭到醫方拒絕。2005年5月,他首次去信醫委會就事件作出投訴,然而醫委會初級偵訊委員會回覆因證據不足,不會就投訴進行聆訊。其後張崇德透過民事訟訴向醫院索取相關醫療記錄,並再次向醫委會作出投訴,最終醫委會於本月裁定負責為其妻接生的醫生專業失德。

此外,張崇德透露第二次將專家撰寫醫學報告及為妻子分娩過程所拍攝的影片一併呈上醫委會,該條影片或許成為醫委會展開紀律研訊的關鍵。在研訊期間,醫委會委員、專家證人及律師在研訊期間不時就分娩影片作出辯證,分析蔡明欣接生的過程有否符合婦產科醫生應有的水平及當中有否疏忽。至於醫院拒絕張崇德索取其妻醫療記錄,醫委會初級偵訊小組主席蔡堅指出根據現行《個人資料(私隱)條例》,醫院必須在40天內向病人提供醫療記錄及相關資料。若果醫院拒絕有關要求,病人可以向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求助。蔡堅認為醫委會2009年受理張崇德長兒夭折的投訴後,研訊過程漫長,或多或少是與醫委會委員只能兼職參與研訊有關。由此可見,張崇德個案之所以拖了九年除了跟夫婦二人不熟悉對醫療事故申訴程序外,醫委會研訊小組的組成及其處理醫生專業操守的投訴程序也有密切關係。

「傾家蕩產」為求還原長子夭折真相

去年年底,醫委會正式就張崇德長子夭折個案展開紀律研訊,有網民認為張崇德夫婦於2008年9月在民事索償與醫院方面庭外和解早已得到「巨額」賠償,並指出張崇德為長子的死苦苦糾纒九年投訴兩名醫生,是旨在企圖得到更多的賠償。當醫委會一旦裁定兩名醫生有專業失德,張崇德可以再次入稟法院向他們就醫療失誤追討。然而此等想法只不過是網民個人的胡亂猜測,將這一切視之理所當然,當中存在著不少謬誤。

有報章指出在2008年的民事索償中,張崇德夫婦二人僅收到不多於15萬元的賠償,可是有傳律師費已達7位數字,最終他們也要賣樓套現。張崇德和醫方在簽訂庭外和解協議後,意味張崇德一方放棄向醫院及醫生進行追討賠償,和議協議內容是受到法律約束,雙方必須遵守及保密。其後在紀律研訊期間,張崇德聘請律師及專家撰寫醫療報告也花了不少金錢。根據香港大學法律及資訊科技究中心的《社區法網》指出,醫療疏忽的申索期限一般是由涉及醫療事故發生的日期起計三年之內。故此,張崇德夫婦因早年庭外和解及案件已過申索期限,現在未必能就這宗醫療事故再向兩名醫生追討,更遑論藉此得到更多賠償。況且他們之所以提出民事訴訟,只不過是為了得到裝滿一個紙皮箱的醫療報告、解剖報告和詳細入院記錄罷了。

醫委會「輕判」有「醫醫相衛」之嫌

對於蔡明欣被判停牌24個月,張崇德認為醫委會裁決比起涉及風化案的醫生永久停牌還要輕,有輕判之嫌。醫委會研訊小組暫代主席麥列菲菲則指風化案件與本案性質不同,但認為停牌判決不可說輕判。儘管如此,蔡明欣可以在一個月內向上訴法庭作出上訴。上訴法庭可以確認、推翻或更改原有醫委會的裁決,或將個案發還至醫委會作另一次研訊,這次法院的決定將會是最終決定。蔡堅表示蔡明欣婦科專業資格會被專科醫生名冊除名,即使日後醫委會恢復她的普通醫生牌照,也不是代表她的專科資格自動重新納入專科醫生名冊內,需要由香港醫學會專科學院審視。

事實上,外界對於醫委會處理醫生專業失德的投訴已有微言,有的更認為「自己人查自己」、「醫醫相衛」,未能發揮起監察醫生專業操守的作用。過往有不少被投訴的醫生即使指控成立,醫委會最終對被投訴醫生只是讉責、停牌一個月至半年,甚至緩刑兩年,阻嚇力實在有限。無他,醫委會成員幾乎全部是由業界人士所組成,所維護的利益當然是私家醫院、連鎖醫療集團及小型診所醫生,那裡容得下公眾利益和病人權益?不過,自前任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於2003年離職後,醫委會的改革自此再沒有下文。政府應該藉著張崇德長子夭折個案,推動醫委會的改革,使到公眾的聲音能透進入醫委會,發揮監察醫生專業操守及維護病人權益的作用。

張崇德夫婦可算是城中名人,替兒子的死討回丁點公道本理是輕如易舉。不過,他們在追尋真相的過程還是要遇上一個又一個困難:被政府當「人球」踢去不同部門、賣樓委托律師打官司、聘請醫學專家撰寫醫療報告、民事訴訟索取其妻分娩醫療記錄及兩次去信醫委會重開研訊。最後在醫委會宣判一刻,張崇德夫婦仍要面對狀似愛國組織般的醫生支持者,拉起橫額為被投訴的醫生打氣,再次刺痛他們的傷口。有錢有名氣的名流為求真相也弄得如斯田地,試問普通巿民還會有足夠金錢、時間及精神為患病家人討回公道和保障自己權益呢?

參考資料:

劉美娟子夭折案 接生醫生停牌兩年

劉聞判落淚 「BB好似俾人誤殺」  《蘋果日報》 2014-05-26

張崇德 劉美娟母親節未了九年心事 《太陽報》 2014-05-12

崇德子亡女醫判停牌 《都巿日報》 2014-05-25

劉美娟哭訴BB被誤殺了 蔡明欣四罪停牌兩年 《am730》 2014-05-25

尋喪子真相 張崇德九年花逾百萬 《星島日報》 2014-05-27

就醫療疏忽提出索償,是否存在時限  《社區法網》

蔡明欣停牌兩年張崇德失望 《星島日報》 2014-05-26

醫委會僵化 13年 改革無期  《壹周刊》 1264期

醫委會必須徹底改革 《信報財經新聞》 2014-05-30

[hr]

劉美娟長子夭折案事件簿

2005年2月18日
上午10時30分
劉美娟到蔡明欣診所進行產前檢查,蔡明欣未 經同意擅自進行羊胎穿刺手術, 指示夫婦二人前往醫院分娩,劉美娟與丈夫前往停車場取車時突然在升降機內穿羊水。
中午12時44分
張崇德在妻子劉美娟入院後,多次致電蔡明欣何時到醫院,惟蔡明欣在劉美娟入院後近12小時後方到達產房,其間電話指示助產士使用催生藥。

2005年2月19日
凌晨零時許56分
蔡明欣悽用真空吸管接生,剛出生的嬰兒皮膚灰白,助產士拍打分鐘仍然沒有喊聲。嬰兒於凌晨1時45分隨後被送往兒童病房,並由蔡明欣指定的兒科醫生尹錦明搶救。
早上7時10分
尹錦明為嬰兒施行急救後返回診所,於9時45分再返回醫院,嬰兒血壓仍不正常,但尹錦明仍返診所應診,下午4時尹錦明才知事態危急,於是安排嬰兒轉到伊利莎伯醫院。當值醫護人員將嬰兒送到初生嬰兒深切治療部。

2005年2月20日
凌晨3時22分,嬰兒因頭部損傷及腦出血死亡。

2005年5月
張崇德父親曾致函死因裁判法庭了解孫兒出生後26小時夭折的原因,惟法庭裁定嬰兒乃「死於不幸」。及後他去信醫務委員會投訴兩名涉事醫生專業失德,要求調查嬰兒死因,卻不了了之。

2008年2月
劉美娟以兒子遺產管理人身份入稟高等法院,向聖德肋撒醫院、婦產科醫生蔡明欣及兒科醫生尹錦明民事索償。

2009年9月
雙方達成庭外和解,劉美娟取得醫務所報告及專家報告,及六位數字賠償。及後,張氏夫婦經律師再去信醫委會,其後多次查詢進展卻不直被指資料不足。

2013年10月16日
醫務委員會就劉美娟長子夭折事件展開首次紀律聆訊,惟辯方要求更換大律師,於是押後再研訊。

2014年1月14日
蔡明欣及尹錦明向高等法院申請委聘英國御用大律師抗辯遭拒絕。

2014年1月5日
醫務委員會正式進入聆訊階段,前後聆訊共11次,共傳召證人及專家證人等10人,成為醫務委員會史上審訊最長的案件。

2014年4月6日
醫務委員會原定5月11日宣判,因案情複雜,退庭商議時,聆訊未畢,改為5月25日宣判。

2014年5月25日
蔡明欣七項控罪中四項罪成,判停牌24個月,尹錦明唯一一項控罪不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