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指責本土派另起爐灶悼念六四,是「分散力量」,「中共最開心」,但他的好同志蔡耀昌卻又說不歡迎異見分子進入維園,將六月四日的維園變成私家遊樂場。言下之意,假設你不認同支聯會的做法,包括讓蔡狗表演哭腔,那就會連悼念六四的資格也沒有,因為集會只此一家,別無分店,你到別的地方去悼念,就是分散力量,要到維園去?抱歉,非我族類請勿內進。

筆者不知道中共是否樂於看到香港有多幾個六四悼念集會。可是,今晚之後,「分散力量」之說已經不攻自破。維園集會仍有十八萬市民出席,而尖沙嘴晚會也有七千多人參與,銅鑼灣的燭光沒有少,文化中心的燭光卻大增。

筆者早已指出,李卓人的見解是膚淺而且欠缺大局觀,沒有承繼司徒華「薪火相傳」的智慧,而拘泥於一個公園內人數之增減,結果亦證明李主席庸人自擾之,未知他在台上興奮宣佈集會人數的背後,有沒有絲毫的臉紅? 支聯會的集會,一如以往行禮如儀,欣賞者稱之為堅持,厭惡者斥之為公式化,唯一長進之處就是將蔡耀昌趕了下台。支聯會高層面對反對聲音,也展現不出氣度,一副唯我獨尊的態度使人作嘔,這種嘴臉繼續下去的話,只會有越來越多人離棄維園,這樣才是真正的使「中共最開心」的事。

本土派的集會人數稍稍令人驚喜,七千人的人數遠超上年,可是也有聲音指氣氛反而不及上年,這是需要正視的。而今年的燒黨旗、演說,下年是否繼續?還是有新形式,加深集會者對本土思潮的認識?集會中所提及的佔領立法會,是否有後續行動跟進?今年的六四已完結,可是本土民主運動還沒有完結,主辦單位仍需努力。

軍營的集會,使人失望,讓人有草草了事的感覺。早前三人闖軍營就足以弄至天翻地覆,何以今年變成了自拍自High?聲討殺人軍隊的主題去了那裡?老實說軍營集會的意義是眾多集會最為深刻的一個,矛頭直指當年的劊子手,可是結果卻是如此,主辦者需要思考,如何在下年的活動加強宣傳,增加號召力,才使集會不致再次慘淡收場。

上水的集會人也不多,只有約七十人,可是據說氣氛不錯,希望這個集會能越做越好,畢竟這個地方才是最接近中國大陸的悼念晚會。

維園以外的燭光,有強有弱,可是怎麼說也沒有使維園的燭海失色,反而使李卓人的水平暴露得徹徹底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