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味放任講者毫無根據地「鳩講」,是令城市論壇的討論質素嚴重膚淺化的主因(也很可能是收看率低下的重要原因和筆者年前放棄追看的原因)。缺乏根據的「鳩講」是需要馬上被駁斥的,不然就會誤導觀眾。筆者並非不尊重言論自由,「鳩講」者本身就沒有盡一名講者發表合宜說話的義務。

筆者於文章(中)篇批評過馮振超提出的「禮貌說」。一般情況的理想做法,是由被提問的梁國雄議員進行答辯,可是當時梁國雄並沒有充分回應(討論的常態,可能有理解錯誤、不屑回應、不夠時間等原因),身為主持人的謝志峰,不應該讓這種未經論證的論點(已於中篇說明「禮貌說」何以無稽)含混過關,例如可以馬上作簡單追問:「行政立法關係惡劣應有其眾多因由,你為何認為「禮貌」比其他重要?」(當然,謝君也可以提醒梁國雄針對提問作回應)。若提問者不能作出深一層次的說明,觀眾就明白其論點是不成立的,不止提出「禮貌說」的馮君,連支持「禮貌說」的觀眾,也從而得到反思的基礎。

主持人應以討論的「完整性」為首要考慮,自古希臘年代起,人們便開始以正反論的方法追求智識,即使表面看似成立的「正確」論點,也應該要求講者加以說明(否則也不算完整論述),以豐富討論內容。把「錯誤」的認知過改來,把「正確」的認知更深刻地建立起來,令參與的講者和收看的觀眾有所進步,是「論壇」的基礎功能。

遺憾的是,目前城市論壇根本不能發揮「論壇」應有功能,流於講者各有各講或發表「阿媽一定係女人」層次的言論,甚欠營養,講者為搏掌聲而發言(如馮君的禮貌說)的情況屢見不鮮。嚴格來說,「城市論壇」不能算是「論壇」,加上部分講者質素低下(如筆者於文章上篇提及的馬逄國),簡直已淪為「鳩講論壇」。

城市論壇畢竟並非市井街頭巷宇、茶餘飯後的吹水場合,它是香港電台運用大氣電波(公眾資產)廣播的電視節目,加上播放歷史久遠,對公眾有一定的影響力,是以有必要維持高水平節目,常任主持謝志峰對此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可是謝君卻一直回避這一部份的主持人角色要求。

力求「持平客觀」是香港自詡正派的傳媒人,多年來致力向公眾建立的漂亮形象,是維持他們的公信力的根據。筆者認為,當遇上以上「維持持平」與「發揮傳媒功能」兩個價值互相矛盾的情況(追問馮振超或會被認為偏幫梁國雄),多年努力建立持平客觀的漂亮形象便成為他們莫大的包袱,往往令他們選擇前者多於後者(事實是否如此交由讀者判斷),試問這種視「個人」先於「社會」的取態,怎能稱職擔起傳媒第四權-監督社會、監督議員、監督政府-的責任?在筆者看來,像謝志峰這樣的老版主持,已經到了連判別基礎是非的勇氣都欠缺的地步了,或許,該是考慮退場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