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 2014 是充滿火藥的一年,更是「六四」屠城25周年紀念。25 年前的鐵腕鎮壓,血染屍骸的天安門,直到現在也是歷歷在目。其後不少人對中共改革分成兩派,一派就是對中共貪瀆尚私的獸慾本質徹底失望,舉腳移民。另一派,就是希望進入團體核心,力求建設民主中國。但現今中港營商、工作環境已不再是有能者居之,而是漸現公器私用,小圈子當道的光境。竟然出奇地,曾在六四風暴後拉大隊請辭抗議的著名總編程翔更對十萬多市民的參與集會人數自鳴得意,要肩負起上一代的歷史責任,不要忘記六四,建設民主中國。筆者認為高調淡出的程翔沒資格為捍衛本土主義的港人說三道四。

首先,程翔在此文觀點矛盾,不合邏輯。程翔認為放下六四包袱難以理解,多次提出悼念六四的主調,但同時提出港人要提高公民意識,提出獨立思考。時刻保持「獨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的核心思維,就是對抗極權主義。不過,現今中共跟清朝一樣,皆是好大喜功,貪污不絕。人民經過文革洗禮後,已經跟蝗蟲禽獸無異。否則,何來有厚多士、隨處屙、斬沉香呢 ? 懷念六四的最終目的就是希望港人打救中國。但廿四年的集會,不就是曲線叫人支持極權主義的嗎? 程翔、謝志峰,還有其他離地學者,明明就是從抗爭中共專制霸權中退出的縮頭烏龜,若干年後就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再要唱幾首歌,話自己已成功獨立,精神勝利。一個永遠活在帳目上的風光,靜坐抗議的回憶,有什麼資格實事求是為本土港人發聲呢?

另外又從文中指出港人要牢記民族六四文革的歷史災難。這根本是個笑話。自古以來,從漢朝開始,已有不少名人雅士定居江南,把中華優良文化薪火相傳。宋朝時,廣州更被定為交易港口,成為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要不是北人蠻族多次南下取城,濫殺忠良,就不會再「厓山後無中國」的悲慘事實。更重要的是,長江以北的,大多是操「阿爾泰語」、只有四聲的胡語。港人說的,卻是上古漢話承傳下來的漢藏語系之一 – 九聲粵語。不就是兩個不同的民族嗎 ? 語言不同,思想不同,但程翔、泛民等人又要強行拉入香港人悼念六四,把本土民生跟中華大愛綑綁一起,這不單是熱愛中華的毒藥,更是荼毒人民的思想鴉片。若然林則徐在生,我想他要一年的時間,日以繼夜,夜以繼日,才可以把毒品銷毀殆盡。

當然,有人會想,不是有人說破六四集會是騙局,才有本土意識抬頭,叫人不平反六四嗎? 本土主義興起,還是悼念六四為先,程翔在文中也有註明。其實,本土主義興起的真正主因,就是管治混亂的賣港政府,放任自由行。港府高官、達官貴人為求殘民自肥,則北上搵食,冷看市民最基本的選擇和自由。更令港人痛心的是,在地球,在香港,仍有一派如何喜華、蔡耀昌等人嚮往大同,求同存異的烏托邦,只談普世道德,不聽本土人民的心聲和訴求。為求自己薄倖的道德名聲,支持新移民,加速換血。HKICPA 香港會計師公會 也開始減少聘請港人,建倡叫人北上打工。最後,還是港人受洗腦,北上創業,最後鎩羽而歸。正所謂 : 斷人衣食猶如殺人父母。程翔,你配為港人發聲嗎 ?

日日聽到某幾位學者或已移民的編輯,不斷推薦自己的世界大同,說一些大家都是中國人,悼念孕育出本土主義等謬論。日日辛勤工作,選擇一日比一日少的你們,相信他們哪一套嗎? 與其我們每年到維園唱 K 悼念,其後返工供樓,受極權戲弄,何不眾聚起義,向極權說不,拒絕小組討論,大大聲向全世界說我要什麼。所以,為了飯碗,為了公義,不要再追星,不要再聽那班老一輩移民學者的話,應直接叫他們:「行開啦。」

 

膠登討論區相關討論,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