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意中收看了久未關注的城市論壇,竟有不少意外發現。

今個星期的城市論壇,論題為「行政立法臨界點 香港管治好危險」,大概是就幾位激進派議員所發起的拉布行動,希望迫使政府落實全民退休保障政策的延伸討論。乍看論題,已充滿偽命題的感覺。老實說,收看的動機只因有毛哥梁國雄做講者嘉賓。

先講筆者就講題的立場:香港的行政機關和立法會關係惡劣,是必然的結果。究其根本,原因起碼有二。

一則兩方面民意基礎差異太大,眾所周知,香港特首梁振英(行政機關元首)票數只有689票,而選票基數也只有1200之數(別忘了香港市民人數已逾七百萬之眾),代表性可謂低無可低。即使在小圈子極易操控結果的情況下,他的得票率也只有57.4%,是以引致建制派內部也出現「軍心不穩」的狀況;那邊廂立法會內的一半直選議席,就如梁國雄本人,他在本屆的新界東選區以最高票連任,得票逾四萬。就算是功能組別議員,得票也動輒過千(當然也有16名議員零票當選)。這裡我們可以得出一個幼稚園級數的結論:誰的民意基礎比較堅實可信?大部份擁有更深厚民意基礎的議員,又怎可能去遷就民意基礎極其薄弱的政府?

二則,在香港三權分立的結構下,只有行政機關本身有責任去維持所謂「香港市民重視的」行政效率,至於立法會和司法機關,它們的主要職能和責任,可說是和維持行政效率完全無關的。立法會方面,它有著監察政府運作的重責,擁有民意授權的議員,更有責任促使政府落實議員的政綱,確保政府政策未至於脫離民意而行。行政立法關係,本質上應呈相互制衡的狀態,也有用於防止單方面權力過大的效果。稍為成熟的民主體制國家,會推行政黨法,以順暢所謂行政效率;受歡迎的政黨,獲得執政機會時,也會想辦法在議會取得多數席位,令其推行的政策得以順利通過。至於政策本身的可行性或正當性等等考慮因素,則應該在審議階段前,於政黨內部或不同政黨之間取得共識,當然,妥協的程度不可能超過原則及政綱範圍。回看香港,我們卻只有假民主選舉,亦欠缺政黨法,是以行政立法關係惡劣(甚至崩潰)是必然的結果。

就以上兩個論點而言,筆者原以為一些「阿媽一定係女人」的邏輯,卻只有其中兩位講者(社民連的梁國雄和熱血公民的鄭松泰)稍有提及。觀察其他講者如立法會議員馬逄國的言論,不難得出他對以上第二點(有關三權分立結構的作用)一無所知,身為講者和立法會議員,卻竟然對有關論題和立法會職能的基本認知都欠奉,筆者對形容這種情況實在詞窮。唯有說句:「真係唔知佢係度做乜撚野!」有馬某(這廢物實不配尊稱為議員,因為他身為議員卻無法掌握議員基本職能)為先例,是以筆者才認為有必要將「阿媽一定係女人」的道理加以論證。

膠登討論區相關討論,請按此